“回三夫人,此事奴婢也不是很清楚,當時進去時,他們就這樣了。”
    如意眼皮輕輕一跳,好個茉莉,真是個機警的,這說法含糊其辭,可真是兩邊都不得罪,你這么明哲保身,你家里人知道不?
    三夫人臉上的表情也是僵了僵,手中的團扇輕輕扇著,目光有些不善。
    這個丫頭雖說不是她身邊的人,卻也是被她提拔上來的,應當算她的人,可這死丫頭關鍵時刻掉鏈子。
    但還好,至少她沒一口咬死這幾人欲對楊如意圖謀不軌,此事還能周旋一二。
    三夫人急忙調轉矛頭對準如意,擠出兩顆淚水,幽幽哭泣。
    “楊姑娘,這幾人有我安排的人,可你就這么拉扯上來,還說他們要對你不利,你這話,真是太傷人了,我何時想過對你不利啊?難道就因為昨兒個我更喜歡另外一個姑娘,你就懷恨在心?”
    如意可不吃她這嬌滴滴一套,冷漠臉,“三夫人,您是不是弄錯了什么?昨日是你一個勁兒挑刺兒啊,你這何止是簡單的喜歡令一個姑娘?你這是打哪兒都看我不順眼!”
    三夫人臉上的表情有點尬。
    如意又道,“還有,三夫人,我剛才只是說著幾人大半夜摸我房間想坑害我,我何時說過是三夫人要害我,您這么急吼吼跳出來做啥?”
    做賊心虛!
    “我……”
    三夫人臉上的表情直接崩潰,內心啐了狗。
    本想先發制人,結果反被捏住把柄。
    她驚愕地看著對面脆生生的少女,覺得不真實,她認為那種鄉間姑娘肯定沒見過什么世面,稍微被恐嚇一下就能嚇得半死,哪里知道遇上個不好拿捏的主兒?
    她求助的眼神看向身側的大夫人,大夫人卻只是淡漠臉——不想蹚渾水。
    這下沒了依仗,三夫人急中生智,“楊姑娘,你可莫要空口白牙污蔑好人,這幾人是我和二夫人安排的,你卻說他們有問題,我能不急嗎?”
    旁邊的二夫人被點名,卻不惱,只是淡淡一笑,“三妹妹,咱們明人不做虧心事,用不著緊張,雖說這人是咱們派去的,可他們背后到底效忠的誰,誰又知曉呢?是不是呀老爺,姐姐?”
    二夫人周氏說這話時,眼神不經意瞥了大夫人高氏一眼。高氏淡淡一笑,“妹妹說的是。”
    傅堯卻皺眉,這事兒,怎么說呢,透著些許古怪。
    他不認為這個楊如意會吃飽了沒事干去將伺候她的這些丫鬟家仆都綁起來,這事兒費力不討好,沒必要、
    所以這事兒有問題。
    可追查下去,他擔心鬧出一些見不得人的深宅瑣事,丟了他的顏面。
    就在他猶豫不決時,旁邊的二夫人請示:“老爺,不如將他們帶下去好生問問?這兒大門口的,萬一被人瞧見,傳將出去,總歸有損咱傅家的名聲。”
    二夫人周氏的話真是說到傅堯心坎里去了,當即點頭,“行,就這樣……”
    “慢。”
    就在傅堯準備吩咐人將他們帶走時,某個熟悉的聲音再度響起。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