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漫游電影的神匠 > 第123章 新來的站長
    “蕭峰竟然死了!你居然讓蕭峰死了!”
    看著咬牙切齒杏眼圓瞪的陸望舒,李晉掏了掏耳朵,無奈地說道:“你已經說過上百遍了,你是不是特別閑,每天都來我這里嘮叨,你們亞輝通訊社沒事做嗎?”
    “上次的采訪文章,社長覺得我寫的內容缺少一點生活氣息,所以我是來收集素材的。”陸望舒狠狠用勺子在蛋糕上挖了一個坑,將奶油放入口中,看那副表情似乎是在咬某人。
    雖然蛋糕的味道確實很不錯,而且還不用付錢,但她絕對不是來這里蹭吃蹭喝的。
    明面上是為了寫出更好的采訪文章,暗地里是來接觸認清李晉的真面目,好回去向第二號匯報。
    幾天的近距離接觸下來,她發現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這家夢露咖啡廳的價格雖然貴,但無論是咖啡還是甜點的味道都非常不錯,這個好好吃,那個好好吃,真香!
    果然是萬惡的資本享樂主義!
    陸望舒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苦澀純香的味道和奶油蛋糕的甜膩混在一起,在她看來有一種說不出的美妙感覺。
    對于陸望舒這種巧立名目的接觸試探,李晉并沒有放在心上,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就算莊曉曼來找他,他也不怕被陸望舒看到,只要對方不偷聽他們的談話就行。
    “怎么突然來了,你不是說最近暫時不要接觸的嗎?”李晉看著坐下來的莊曉曼。
    “我是說沒事就暫時不要接觸。”莊曉曼扭頭看向正準備下樓的陸望舒,正巧陸望舒也朝這邊投來好奇的目光。
    兩個女人隔著幾米的距離,半空對視了幾秒。
    陸望舒身影消失在樓梯下,莊曉曼也轉回頭:“她又是誰?面生,沒見過呢。”
    “亞輝通訊社的記者,陸望舒。”
    “地下黨的人?”
    “嗯。派來接近試探我的。”李晉不想在這個話題上浪費時間,“你這次來找我,究竟發生了什么大事?”
    “算不上大事,只是重慶總局派來的上海站新站長已經來了,至于到了多少天我不清楚,來了多少人我也不清楚。”
    “那你清楚什么?”李晉忍俊不禁道。
    莊曉曼伸出一根手指:“我只清楚一點,這人不好對付。在軍統,越是表面上看去云淡風輕,面帶微笑的男人,都不好惹。不說別的,就說我今天來見你,身后就起碼跟了兩個人。”
    “那你還來我這里,豈不是禍水東引嗎,你這女人太壞了!”李晉開玩笑道。
    “誰讓我們的李老板身手如此厲害,要是引到其他地方,我還怕禍水回流,引到你這里來嘛,就如同歸入大海,了無蹤跡。”莊曉曼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玩笑歸玩笑。
    莊曉曼神色認真地說道:“我從這位新站長說話的態度上推測,我們上次發的那封電報并沒有能成功讓總局的人相信銀狐叛變了。新站長旁敲側擊的問我知不知道銀狐,以及程站長那一屆上海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那你怎么回答,沒讓他起疑心吧?”
    “起沒起疑心我不清楚,但是我覺得他并不在意我的答案,而是在意我對此事的態度,這也是我事后才發現的。”莊曉曼眉頭輕蹙,“雖然我感覺回答的并沒有疏漏,但是心中總有些不安,希望是我想多了。”
    自己是不是要主動去探探底呢?如果新來的軍統上海站站長對莊曉曼產生懷疑,可不是一件好事。
    李晉問道:“你對這個新站長了解多少?”
    “了解不多,我只知道他姓王,具體名字沒說,三十多歲,年富力強,有幾分軍人的影子,但肯定在軍統做過多年的潛伏行動,非常的注意細節。”
    莊曉曼舉了個例子,“他就注意到了我的鞋柜、化妝臺和衣柜,對這些女性物品的價格十分熟悉,幸好我拿你這個富家少爺當借口,否則真不好解釋。這也是我今天來找你的另一個原因,演戲給他看。”
    “怪不得你今天打扮得這么漂亮。”李晉說道,“那么我們今天打算怎么演這出戲?吃飯逛街看電影?”
    說完,他不禁心中暗道不愧是約會老三樣,從民國開始就這么流行了。
    “那還等什么,出發吧。”莊曉曼一改原本嚴肅認真的表情,換上一副笑吟吟的臉龐。
    李晉突然感覺自己好像被套路了。
    咦?不過好像也沒有什么不高興的!
    唉!
    莊曉曼一身淺色牡丹繡花旗袍,開叉到小腿膝蓋處,腳上是酒紅色高跟鞋,秀發盤起,前劉海帶著幾分小卷,看上去美艷動人。
    李晉一邊套上西裝,一邊說道:“事先說好,逛街別買太貴的東西,最近偏窮。”
    他的錢大部分都支援了地下黨,雖然雙方有了裂痕間隙,但這對于他而言并沒有影響。
    莊曉曼笑道:“沒關系,我有錢。”
    “你哪來這么多錢?”李晉詫異道。
    特務科上班工資并不高,她又不愿意學胡一彪敲詐,得攢幾個月工資才買得起一件高檔的旗袍。她家里那些奢侈品一部分是以前當交際花時留下的,一部分是李晉送的。
    “你忘了胡一彪?他的小金庫可不少呢,雖然大部分被地下黨的人取走了,可我也拿了不少,大概也就三十四根小黃魚吧。”莊曉曼說道。
    “你現在比我還有錢,我請客你付錢,今天的約會妥了。”李晉點點頭。
    兩人走出咖啡廳,上了停在一旁的汽車。
    莊曉曼指點了幾下,李晉就從后視鏡里觀察到了那兩個跟蹤者。
    “他們好像沒有自行車,我要不要開慢點,免得他們追不上。”
    “追不上更好,累死他們。”
    “你這也太狠毒了吧,好歹也是軍統同僚。”
    “你把他們當自己人,他們也不一定把你當自己人,這可是軍統。”莊曉曼不以為然。
    該經歷的她都經歷了,軍統漸漸壯大,可也漸漸沒有了當初的單純。除了人心的復雜之外,委員長的平衡之術也是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之一。
    “目標出來了,他們上車了,怎么辦,追不追?”
    “追啊!笨蛋,回來,坐黃包車,你還真想跑著追啊!”
    “師傅,跟上前面那輛汽車。”
    “跟上前邊那輛黃包車……”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