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時空長河的旅者 > 第二十六章 血祭
    此時的扶桑還是有不少的陰陽師與僧侶的,要是可以把他們召集起來,也許真的有機會一舉扭轉整個局勢。
    安培晴明也是一個狠角色,他這是打算拿其他人當炮灰開路,只要能夠攻入鬼京都內部,他手中應該也跟蘇子魚一樣有著一些可以決定勝負的大招。這正好合了蘇子魚的意,靈能的力量雖然很強大,可是他的靈能也是有極限的,可能幾十上百個鬼怪現在的蘇子魚并不難對付,但是數量如果增加到幾千上萬呢?
    蟻多咬死象。
    就算是傳奇強者也一樣是可以被人數堆死的,不管是蘇子魚還是安培晴明都無法同時面對太多的敵人。
    夜色漸深。
    白天的時候陰陽師與僧侶們都在休息,而夜幕降臨時他們就該出來干活了。
    這個時候蘇子魚自然不會推脫,別人以為他是品性高潔,但事實上他就是出來混點源力值的。昨夜戒一大師用鑒真大師坐化前抄錄的經卷鎮壓了羅生門,扶桑律宗開山祖師留下來的法器確實是非同凡響,硬是強行中斷了百鬼夜行,將那道裂開的陰陽間隙給重新堵上了。
    但是戒一大師堵住的只是羅生門,裂縫這個東西只要破開了就很容易越來越多越來越大,此時的京都內至少有十來道新的陰陽間隙。
    “蘇閣下。”
    “那么二條街附近就交給您負責了!”安培晴明微微俯身道:“需要我給你留一點人手幫忙嗎?”
    蘇子魚直接搖了搖頭道:“不用。”
    “你們還要鎮守朱雀大道,更需要人手協助。”
    蘇子魚、戒一大師和安培晴明各自負責一片區域,在扶桑各地的陰陽師還沒有趕來之前,他們必須先守住京都,最起碼不能讓這里被冥土所同化。
    “警報!警報!”
    “偵測到【鬼蜮】波動!……你進入了冥土領域的范圍內!……”
    蘇子魚才剛剛進入二條街,就感覺到了一股極為陰冷的氣息,這股力量就好像是深淵的混亂之地,是一種特殊的領域力量。惡魔們也擁有把土地轉化為混亂之地的能力,而現在整個京都所面臨的危機就是這種轉化,不管陰陽師們如何布置結界,只要最后的源頭無法解決,那么京都遲早都會變成陽世的人間鬼蜮。
    “這就好像是深淵里面把物質位面轉化為下層位面。”
    “一種很可怕的法則轉化!”
    恐怕這種轉化才是時空監察者系統讓蘇子魚來的原因,如果僅僅是死一些人的話,估計時空監察者系統未必會在意。
    ——“空間感知!”
    蘇子魚強化了一部分空間法則的力量,在他的感知范圍內,他可以覺察到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正在重疊,而隨著這種重疊的現象出現,二條街的附近也浮現了許多微不可見的裂痕,就好像是兩個木箱子撞擊重疊在了一起,一道道的空間裂痕正出現在了京都的四面八方。
    “桀桀!”
    “活人!……血肉!……餓!……”一道黑影在夜空下呼嘯而過。
    鏗鏘。
    蘇子魚腰間的隕星長劍瞬間出鞘,伴隨著劍身上浮現的一縷縷電弧,隕星長劍化作一道流光飛射而出,剎那間便是刺穿了那道黑影。
    “獲得1點源力值!”
    蘇子魚輕輕地一招手,隕星長劍在半空中調轉方向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這只是一個開胃小菜。
    時間還沒有到午夜凌晨,現在跑出來的應該都只是一些小角色,蘇子魚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惡鬼尸體,一個縱身便是落在了房頂上。這個位置的視線很好,可以觀察到整個二條街,如果哪里跑出來了鬼怪,他也可以直接消滅掉。
    京都四處都傳來了一些零落的戰斗聲,但也不是很激烈,應該只是跑出來了一些小鬼。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隨著夜色越來越深,四周戰斗的聲音也逐漸變多,蘇子魚一共消滅了十二只怨靈惡鬼,不過除了最開始的那只餓鬼后面的都沒有獲得源力值,似乎是會說話的鬼怪更容易掉落源力值。
    轟隆隆!
    就在這時朱雀大道的位置傳來了一聲巨響,蘇子魚想也沒想整個人便是騰空而起,直接朝著朱雀大道的位置飛了過去。在他的視線內出現了一群長著翅膀的鬼怪,面目極度的猙獰恐怖,皮膚的顏色分為紅藍黃三色,孔武有力,手持各種千奇百怪的兵器,一出現便是掀起一陣狂風大火,桀桀怪笑著撲向了眼前的陰陽師與僧侶。
    “夜叉羅剎!”附近的僧人一下子便是臉色大變。
    在羅生門的附近,一個高達兩丈的龐然大物鉆了出來,它的模樣看著跟其他的夜叉有幾分相似,可是身后卻并沒有翅膀,猙獰的面孔好似獸類,光禿禿的腦袋上燃起一片綠色的火焰,那火焰就好似它的頭發一般隨風飛舞,揚起時足足有三丈多高,這個怪物一個眼睛長在腦門上,另外一個眼睛長在下巴上,手中拿著一柄沉重巨大的黑色叉子,低吼一聲便是撲了上來直接砸碎了陰陽師布置的結界。
    “警報!警報!”
    “偵測到地獄道生靈!……”
    “偵測到餓鬼道生靈!……”
    伴隨著一陣詭異的輕笑聲,一個赤紅色的般若出現在了羅生門上空,它注視著眼前的眾人,囂笑道:“去吧!為主人獻上血肉祭祀!”
    ——“魑魅魍魎。”
    一大片奇形怪狀形形色色的鬼怪從陰陽間隙內冒了出來,一眼望去到處都是灰茫茫一片,也不知道數量有多少。
    一道低沉的龍吟聲響起。
    安培晴明的身影也出現在了附近,在他的身后浮現了五六個式神的虛影,隨后一條白龍的虛影逐漸升起,它朝著那些惡鬼咆哮了一聲,便是直接撲了上去。
    “呔!”
    一道大喝宛若雷霆,羅生門下的地行夜叉突然跳了起來,雙手持著黑色巨叉直接扎向了眼前的白龍,伴隨著一聲悲鳴響起,那條白龍居然被它直接扎到了地面上,明明是無形的軀體,卻宛若實物般被困住,那夜叉大笑道:“區區一河神!也敢裝模作樣幻化成龍!”
    “給我現出原形!”
    那條白龍身上的氣息一震,原本屬于真龍的龍角爪牙都逐漸消失,化作了一條好似蛟一般的白色長蛇,但面孔卻有幾分似人的模樣。
    一道道符箓飛射而出。
    眼看著白龍被夜叉困住,安培晴明終于是坐不住了,他一揮手射出十多道符箓,緊接著掌心浮現了一個陰陽玉的能量虛影,天空中閃過了一道電光。
    下一秒。
    一道雷霆從天而降,直接劈在了那個夜叉的身上。
    這是雷法!
    不過跟蘇子魚的靈能閃電有所不同,安培晴明的雷法必須要借助符箓來驅使,施法時間要更長,不像蘇子魚那般可以招手即來,至于威力大小就看各自的實力了。
    蘇子魚靈能沒到lv6之前,雷擊的威力還不到現在的二分之一。
    轟隆隆!
    那地行夜叉硬抗了一道雷霆也不后退,直接狂笑著沖向了安培晴明,整個人便宛若是一輛人形坦克一般,一路上擋路的房子全部都被它給撞碎了。在它的身后是一大片的魑魅魍魎,數以千計的怨靈惡鬼涌了出來,頓時間肉眼可見之處都是一片片的鬼火升騰而起。
    “小心!”
    “是煙煙羅!”
    一縷縷的煙霧逐漸在戰場上浮現,漸漸化作了一個朦朧虛幻的身影,那煙霧中好似有暗紅色的火焰,伴隨著詭異的哀嚎聲,就連附近的怨靈惡鬼都不敢靠近,那些一開始騰空而而起的夜叉們也是避開了這些煙霧。在扶桑的傳說中,煙煙羅一種寄生于煙霧中的妖怪,同時也被當做是一種地獄業火的化身。
    它一出現便涌向了一個僧人,不過是一個呼吸間的功夫,當眼前的一團煙煙羅飄向別處時,原地只剩下來了一具燒成干尸的空洞軀殼。
    整個朱雀大道亂成一團。
    扶桑皇室派來的士兵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完了,只剩下來數個武士大將打扮的身影,不過這些人居然也會使用法術,更有一人施展出來了類似忍者般的手段。
    “咯咯!”
    “安培晴明!好久不見!”一片片的紅色楓葉隨風而起。
    在這些無形的紅色楓葉中,一位穿著紅色和服的美貌女子緩緩現身,她的面容頗為妖異,先是表情玩味地看了一眼安培晴明,接著微微欠身施禮,語氣溫柔道:“上次見面后,妾身對你可是十分想念呢!”
    “不如今日便讓妾身取了你的性命,今后便永遠陪在妾身的身邊可好?”
    ——“紅葉狩!”
    一片片的紅色楓葉好似利刃刮過一般,在地面上留下來了一道道清晰的刀痕,這位美貌女子一現身便是奪走了數個陰陽師的性命,但是神色卻毫不在意,視線一直落在安培晴明的身上。
    又是一個大妖怪!
    而且還是扶桑傳說中經常被提起的大妖怪,紅葉鬼女的大名就連蘇子魚也聽過很多次。
    噠噠噠。
    就在紅葉鬼女現身后不久,一股極為寒冷的北風也從京都外面刮了進來,暗黑中隱隱約約傳來了一道輕柔的腳步聲,接著柔柔的女聲傳來道:“不對!晴明大人應該永遠陪著我才對!”
    “清明大人!跟我回雪山吧!妾身會把你當做這輩子最重要的珍寶好好收藏的!”
    ——“雪女!”
    遠處的黑暗中走出來了一位穿著純白色和服的女子,她說話的聲音極為溫柔,但冰冷的目光卻一直盯著前方的安培晴明。
    怎么這些女鬼都是沖著安培晴明來的?
    原本已經打算動手的蘇子魚又悄悄地后退了一點,既然安培晴明這么招惹女鬼喜歡,就讓他先頂在前面吸引一下火力吧。這兩個妖怪看著都跟冥府沒有太大的關系,似乎是單純因為安培晴明才出現的,也不知道是誰把她們給招惹過來的。
    這一看就是相愛相殺的節奏啊!
    蘇子魚此時居然有點幸災樂禍,一臉準備看戲的模樣,不過很快他就有點笑不出來了。
    “安珍?”
    在一片混亂無比的戰場上,一道溫柔疑惑的女聲很清晰地傳入了蘇子魚的耳中。
    臥槽!
    這位怎么也出現了?
    蘇子魚聽到這溫柔的女聲后,渾身卻是不由哆嗦了一下,整個人頓時就是全身繃緊,手也不由自主地按在了隕星的劍柄上。
    清姬!!!
    蘇子魚絕對不會聽錯的,畢竟他在夢境世界里面可是被她燒死了十多次。
    噠噠噠。
    一位打著白紙傘的美貌女子也出現在了戰場上,她的容貌極為美麗動人,氣質優雅婉約宛如東方仕女,一頭長發挽成高高的云鬢,頭上佩戴著玉質的墜飾,一襲潔白的長裙上繡著奇異的云紋,白皙的手掌中握著一柄紙扇,整個人看著就宛若是謫仙降世一般。
    這位美貌女子一出現便是艷壓群芳,直接蓋過了紅葉鬼女和雪女的風頭,成為了所有人都矚目的焦點。
    她的視線死死地盯著眼前的蘇子魚,表情似乎是有一絲激動一絲慌亂一絲愧疚,聲音有些怯柔道:“是你嗎?安珍!”
    穩住!
    這個時候必須要穩住。
    蘇子魚很平靜地微微轉頭掃了她一眼,緩緩道:“不好意思!你認錯人了!”
    “絕對是你!我不會認錯的!”清姬的表情有一絲激動,她握緊了手中的白紙傘,喃喃道:“對了。你已經轉世了。不記得我了。”
    “不過沒關系。”
    “我們可以重新開始,這次我一定會成為一位好妻子的!”
    不要過來啊!
    蘇子魚感覺自己的背后一片冷汗,他面無表情道:“你絕對是認錯人了。我叫蘇子魚,根本不認識你,也不認識什么安珍!”
    一道寒光從天而降。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一個不長眼的夜叉突然朝著蘇子魚投擲出了一柄長刃,蘇子魚的注意力全在清姬的身上,不過好在他的反應也很快,只是躲避的時候稍微有一點點狼狽,發型都被對方給弄亂了。
    這一下直接打斷了兩個人的對話。
    下一秒。
    一股極為恐怖的氣息浮現,原本溫柔婉約如謫仙降世般的清姬瞬間滿臉寒霜,她收起了手中的白紙傘,冰冷的視線落在了那些飛天夜叉的身上,冷哼道:“你們居然膽敢傷害我夫君?你們這是自尋死路!”
    一條狹長的白色蛇尾一閃而過!
    清姬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半空中,她手持白紙傘揮手一刺,一個夜叉就渾身燃起幽藍色的火焰,發出凄厲無比的哀嚎聲,轉眼間就化作了一堆焦炭。
    ………………
    :。: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