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機動縱橫 > 第七二八章 星際大劫持
    風逸開始使用1945游戲內設第一架飛機進行控制,也就是p-38閃電,這款亞音速截擊機是二戰時期太平洋戰場零式戰斗機唯一抗衡的存在,曾擊落過日軍大將山本五十六座機,也就是珍珠港謀劃者——游戲內部p38各項能力非常均衡,無論速度火力還是牽制力上都不存在明顯短板,因此這款飛機也是風逸使用最多的。
    不過風逸很快又放棄了1號飛機,改用6號,6號飛機速度較快相對來說有些難以控制,可對這個時代的人而言剛好能夠適應,就更不要提節奏把握非常到位的風逸了,這就好像一場軍事推演,每逢你的速度快一些,效率高一些,留給對手的施展空間就少一點,反之則不然。
    所以相對比較風逸更加喜歡6號運用自如的速度,可這也恰恰是使風逸意識到走進誤區的地雷,就好像真實戰役,指揮官率領王牌部隊打一場勝仗并不值得吹噓,反而用一支炮灰拿下輝煌勝利的戰績才更值得驕傲,風逸最后索性放棄6號,改用移動速度最慢的2號機型進行全局閃避,他認為只有用最慢機型打通最難的關卡才是對自己的挑戰,這就如同一場微觀推演,你所走出的每一步都會對后續產生顛覆性影響。
    風逸用了1天半時間,直至覺得對這款游戲的了解到達熟悉得不能再熟程度,甚至覺得已經完全看清規律,這才進行下一款游戲的試驗。
    他發現早期游戲模擬器中真的存在不少值得注意的東西,從fc到掌機,從世家,索尼,土星,ps,街機,再到電腦,光腦,智腦的各種游戲,風逸找了個遍。
    比如坦克大戰,大蜜蜂和打蜜蜂,沙羅曼蛇這類初期打擊游戲對現在的風逸來說非常簡單,當你發現能夠全程控制1945飛機進行各種不開槍閃避的時候,就會發現其他早期游戲難度真的不算什么,當然時代與時代不同,早期人更喜歡享受游戲本身,對現在的風逸來說就是變相的自虐了。
    耐心不足確實是風逸的一個缺點,他總是不會在一件事上浪費更多時間,不過這是他認為將這件事完全悟透之后。
    只要學過程序有關的人應該知道,那些早期游戲制作技術含量不能說沒有,但不算高,好在風逸也懂一些,他思來想去決定自己制作出一款游戲,一款完全放棄畫面的高隨機生成性推移游戲,并且對此愛不釋手。
    風逸這個人動手能力比較強,這一點從他窮的叮當亂響時就能看出,為了送給果果禮物,他又沒有錢,干脆不知在哪弄些廢銅爛鐵組裝成的一個機器人上就能看出手藝,于是風逸又將動手能力用在了這方面。
    現在的他每天除了吃飯基本是不見人的,足足在自己的房間呆了三天兩夜,直到他覺得自己再這么熬下去可能會熬出心肌梗塞當場暴斃,這才在暴斃的前幾分鐘時間內呼呼大睡了過去……
    這樣說當然只是比喻,以他的身體素質,就算是被夢蝶封印之后無法達到全勝狀態也遠遠超出常人,不過風逸覺著自己再這么熬下去可能真的會困死,他還不想英年早逝,還有不少事情沒有完成啊,所以才選擇了睡覺。
    他沒完成的事情有很多,比如關于拉索爺爺,比如結束這鬧劇般的戰爭,再比如玉清閣所說的世界格局的改變又是什么?
    而往小了說點,他還更想去公牛星,看一看修依是不是還在為了自己的夢想所拼搏呢,自己是不是還有可能周游星海,或是把上回欠下夢蝶的人情還上,風逸現在甚至很是懷疑那古怪女孩到底會不會說話?
    她就好像水仙花,清冷素潔,高雅幽香,宛如凌波仙子般踏水而來,亭亭玉立于清波之上,大氣自然,但這樣的大氣只可遠觀,水仙是有毒的,每當看到夢蝶,風逸就能在她身上折射一些自己曾經的影子——不,或許只是某些地方相似罷了,相似而又不相同……
    風逸就在這亂七八糟的思緒中睡了過去,每天吃了睡,睡了吃,一連半月下去,他幾乎是沒有出門,也不知這些天來外邊到底發生了什么,那些事連同2000臺九代機型都是讓約翰處理的,雖然并不能收到任何首都星消息,但你心中不能不抱想法不是?
    現在的熾焰軍團確實有些意思,這群人每天都會偽裝成商人,偽裝招式簡直千奇百怪別出新意,對附近航線的太空海也是一天三小劫,兩天一大騙。
    經過半月時間的伏擊,還有不少缺乏能力的熾焰指揮官不知去哪堵截,直接選擇大張旗鼓跑正規航道堵截去了,有些甚至連偽裝都給免了,試問哪個太空海盜敢跑去正規星際航線堵截?而且還是劫持一艘軍艦?
    嘿,別說,還真存在這樣的,好消息是,身在正規星際航道,熾焰腦殘艦隊所能遇到的太空海盜也同樣是腦殘,人家還偏偏敢搶,當腦殘軍艦遇到腦殘太空海盜,肯定是戰斗能力強大的腦殘軍艦一方占優勢,一來二去,熾焰軍團的雙管齊下政策簡直成為了這條太空航線的毒瘤。
    這年頭簡直不讓人活了,不是把人往死逼么,連個太空海盜都不好做,是不是也得考慮改行當條狗了。
    火藥桶與頭狼,這兩個原本就是太空海盜出身的頭目覺得這輩子沒白活,特別是火藥桶,別提有多澎湃,站在隊列前游,他和約翰可謂有模學模有樣學樣,只不過是把反抗軍那套說詞換做太空海盜身上,教訓起人真叫一個輕車熟路。
    你能看到,站在熾焰戰艦甲板上的太空海盜們,正在統一接受火藥桶令人啼笑皆非的呵斥:“他娘的,老子曾經也是太空海盜,現在卻是一名聯邦軍人,人要學會棄暗投明回頭是岸,知進退明得失,知道這個軍團叫什么嗎?叫熾焰軍團,知道老子為什么加入聯邦軍嗎?為了正義,也為了和平……”
    去你媽的正義和平,那些遠處路過的熾焰軍團老兵,看到這沒文化家伙教訓起太空海盜簡直讓人無地自容,連他們都感到臉紅,不少花枝亂顫的女兵更是輕掩櫻唇啼笑皆非……這沒文化老哥呀,偏要裝什么文藝。
    事實上這幫太空海盜并不是什么窮兇極惡之輩,走在這條航道上的幾乎都是素食主義太空海盜,基本有錢拿錢沒錢拿貨,然后就把人放了,甚至有些太空海盜船上根本就不存在武器,正因附近過于和諧,有了名氣,所以海盜們都跑這來某個生路,他們有人來自梵斐蒂亞,有人則來自其他覆滅國度,走投無路被迫上了這條賊船。
    但他們終究還是太空海盜,約翰很清楚,對付這幫人具體該怎樣做,就是抽一鞭子喂個甜棗,也要讓他們知道自己所處立場,每天晚上,約翰的集體總結才是最具有說服性的。
    往往這個時間,身在甲板前游的你都能夠聽到約翰鏗鏘有力的咆哮,看到約翰用他不屑目光冷颼颼地掃視全場一幕,場地外圍則會有很多戰士勾肩搭背,攀上高臺,對太空海盜指指點點……仿佛站在聯邦軍人的角度看著曾經自己是件很有趣兒的事兒。
    此時此刻約翰咆哮如雷:“是的,作為太空海盜的你們根本沒有出路,等待你們的,是在暗無天日的地下世界慢慢腐朽,和那幫爾虞我詐的同類人整日勾心斗角,兩面三刀,甚至會在不知什么時候被人陰死——但現在,你們有了選擇,選擇成為一名聯邦士兵,像人一樣的活著,用努力爭取不一樣的未來,就和他們一樣。”
    約翰目光如電,搖指外圍,那些被指的戰士頓時感覺心潮澎湃,膽小靦腆的則直接縮回了腦袋。
    他用力吸了口煙,而后掐滅煙頭,道:“這是聯邦給你們唯一一次洗心革面的機會,作為王牌之師,熾焰軍團是一支活躍在沙特范圍的遠征部隊,這里的每位士兵都有榮譽,有歸屬感,待戰爭結束,他們包括我在內甚至會每人分到一所住房,一臺家用型車,可就是沒有天上掉餡餅的好事。”約翰話鋒一轉,“我知道這條航線非常安逸,你們并不是徹頭徹尾無藥可救的惡人,所以我還給你們留有另一種選擇,繼續干回老本行,想走的,我絕不挽留。”
    這群太空海盜并不是士兵,也不存在紀律性,當約翰說罷,一時間,甲板頓時傳出3000來人的嗡嗡議論……
    “阿波菲斯,你來組織。”
    約翰天訊突然響起,看到天訊他急忙就喊了聲阿波菲斯,事實上這也是風逸早先和約翰說過最值得培養的人,這里是能力說話的地方,阿波菲斯所展現出的個人能力,領導能力,和他與周圍打成一片的睿智頭腦乃至機甲,戰略等綜合方面遠非火藥桶這群人可比,就連混跡戰場多年的約翰許多方面都自認不如他。
    可還沒等約翰邁步,甲板上已然想起一片嘈雜的腳步……有個年過半百的老者看似位高權重,他帶著一副眼鏡,說起話來文縐縐的似乎是個知識分子,問約翰“閣下此話可當真。”
    “當真是當真,不過您老這把歲數過了年齡只能跑去后勤。”對于老人,約翰聲音難免緩和許多,而后不由分說離開了。
    阿波菲斯倒是一臉和氣,也不知說了什么,約翰走了沒兩分鐘,還沒走出偌大的甲板只聽后面呼啦一聲,太空海盜3000多人集體選擇了留在這艘戰艦。
    直至此刻太空海盜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一天會有身穿聯邦軍裝的機會,而不是被一個主權國家銬著手銬押進監獄,被判到能把牢底坐穿的有期徒刑。
    但是很快他們便知道這并不是一份輕松職業,想要學會做人,先要學會做狗,熾焰軍團從不歡迎游手好閑之輩,現在的他們并不能享受崗位津貼,不能享受與士兵的平等待遇,而且還需要一步步證明自己,在每位熾焰戰士走過的地方重新再走一次,來檢驗自己。
    事實上,風逸也是才把自己給放出來,打給約翰天訊是要問他近期成果如何,誰知約翰竟自不由分說要當面講。
    時間才過不久便聽門外一聲興沖沖的報告聲,聲音顯然是約翰發出的,待推門而入,風逸這才問及約翰怎么回事,看一臉神秘兮兮興沖沖的,難道打劫太空海盜計劃成果不錯?
    約翰笑容頗有些胸有成竹,“軍團長,我只能說成果不錯,您猜個數。”
    “猜個數?”
    “對的,猜猜這半個月打劫——咳!”約翰感覺被風逸帶偏,連忙改口“猜猜這半個月戰果如何,加入多少戰士?”
    “這誰猜得到,約翰,我命令你如數回答。”
    “是,報告軍團長:熾焰軍團近期共繳獲中小型戰艦500于艘,其中包括兩艘大型驅逐艦,共計30000于人加入預備部隊等待擴編。”
    “你說什么,30000于人?”風逸直接站了起來。
    約翰似乎已經料定會是這樣,嘿嘿笑了笑道:“所以我才想讓軍團長您有點心理準備啊。”
    他表示除了通過火藥桶與頭狼的努力,兄弟們也是出謀劃策,阿波菲斯更是在星域附近造謠,聲稱這片區域近期常有商人出沒,一來二去行走這片星域的太空海盜反而多了,結果就被反打劫了。
    約翰還表示打劫來的這些太空飛艇里邊少則三五十人,多則幾百,還有兩艘上千的驅逐艦,平均一天下來差不多能湊出2000多個人頭吧?這種東西一回生二回熟,現在兄弟們每天可都爭著搶著出去打劫呢。
    “約翰,有你的。”
    約翰聞言頓時樂了,能從軍團長口中得到這樣的評價可不多見,誰知風逸話剛說完人一下子消失,現在的風逸心頭也有些抑制不住的悸動,30000多人可不是30000頭豬,這群是能打仗的人啊。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