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出將入相 > 第一百三十六章曹操回京
    立儲的風波也是伴隨劉宏封了兩個皇子為王的詔書后,漸漸平息,不過朝中的兩股勢力沒有一個是閑著的,就連劉宏都在想如何制衡瓜分掉大將軍的實權了。
    并且皇甫嵩這個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把宦官給得罪了,太尉職位直接是免去,被劉宏分派到冀州去當冀州牧去了。
    在鐘飛看來這個劉宏已經是昏庸的不能再昏庸了,既然是直接聽信了這些讒言,把平定黃巾之亂的功臣之一給這般對待,讓人好生心寒。
    而劉宏在黃巾之亂平定之后,除了組建西園校尉這一明智舉動之外,基本上又是變回了老樣子,而太尉的職位也是變成了一個叫做楊彪的人。
    對于這個人鐘飛并不熟悉,不過知道他兒子是誰之后鐘飛也是很吃驚,楊彪有個兒子叫做楊修。
    這個人鐘飛可是清楚得很,《三國演義》里面因為雞肋二字被砍了腦袋,而且楊修這個人鐘飛接觸過一次也是發現楊修這人頗有才學,而且腦袋轉的快。
    而劉宏現在基本上也是天天就往裸泳館里面去玩兒是不亦樂乎,對于這事兒百官也是無奈。
    在鐘飛看來頗有點狗改不了吃屎的感覺,開始黃巾之亂也是讓劉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不過平息之后劉宏似乎覺得黃巾之亂僅僅是風聲大雨點小罷了。
    而且讓鐘飛意外的便是楊彪上任之后確實夸自己當初在弘農讓那三家世家難堪,也是讓楊彪拍手稱快,隨后鐘飛才知道原來楊彪也是弘農的世家,不過不在弘農郡罷了。
    不過說起劉宏組建的這個所謂的西園校尉現在倒是弄得有模有樣,不僅是兵力有了,人也有了,其他空缺的校尉位置也是被劉宏下詔從其他地方招來,如今也是再來的路上了。
    而且來的人有一個是鐘飛十分熟悉的老朋友,曹操。
    鐘飛不知道曹操在歷史上有沒有擔任過這個職位,不過現在看來事情已經發生了。
    不過讓人意外的卻是,西園校尉除了蹇碩意外,其他人都是高干子弟,就比如袁紹袁術這些,四世三公的名門之后。
    但是這些人和何進私下交流也比較多,況且蹇碩也是不信任他們,給在他們手里的實權可謂是少的可憐,不過由于是劉宏的吩咐蹇碩也不好當眾撕破臉。
    雙方只能是心照不宣的,一個個看見對方都是彬彬有禮,不過心中卻是巴不得對方那天就突然暴斃在家中。
    鐘飛這段時間可謂是好生悠閑,就連之前不怎么待見自己的蔡邕,在成為了鐘飛的岳父之后蔡邕也是時不時讓鐘飛去蔡府里面聽琴曲,喝喝茶,不過給鐘飛彈琴的人是蔡琰。
    對于這件事蔡邕也并不太迂腐,如今有了白紙黑字的婚約紙書,又有了鐘家的承諾,蔡邕也希望兩人可以平日多多培養感情。
    當然鐘飛也就去了一兩次,畢竟經常去蔡府恐怕會落人話柄,這樣的情況顯然是鐘飛不打算看到的。
    “鐘飛賢弟,別來無恙!”
    在鐘飛的府上,曹操也是來到洛陽之后第一個就來到了鐘飛的府上。
    “孟德兄,幾年不見,可還好?”
    曹操依舊是那么黑,那么矮,甚至那么些猥瑣。
    曹操天性樂觀的性格也是依舊不變,看著鐘飛哈哈大笑。
    “哈哈,甚好,甚好,曹某受到天子詔書,重回洛陽,第一個可就是來看的鐘飛兄弟你呀!”
    曹操這話也是說的很真實,畢竟曹操真的是第一個來到鐘飛的府上,就連自己從小要好的發小袁紹的府邸曹操都是沒有第一個去。
    “孟德兄來府上,可謂是蓬蓽生輝,來人看茶!”
    曹操看到面前的茶遞到面前,曹操也不客氣,直接是喝了一口。
    “鐘飛賢弟,當初曹某離開的時候你還是一個沒有實權的黃門侍郎,受盡冷落,沒想到曹某離開沒有多久,鐘飛賢弟就是官置衛尉,真乃青年才俊第一人啊,讓曹某好生羨慕,看來曹某當初走是給鐘飛兄弟打通了官路啊,哈哈!”
    看到曹操依舊是喜歡開開玩笑,鐘飛也不在意,曹操這個人基本上就是這么個性格,大部分時間也是比較豪爽的,而且這人鬼點子特別多。
    曹操回到老家沛縣之后也是時不時和鐘飛又書信來往,看得出來曹操這個人對于人際關系的維護和處理還是挺厲害的。
    “孟德兄說笑了,這都是天子器重我,才給予我這個官置,再說去年黃巾之亂的時候也聽聞孟德兄打破黃巾賊,幫助皇甫嵩將軍兵盛,可謂是功績豐厚啊。”
    “哎!哪里能和你鐘衛尉比,你鐘飛接替盧尚書,繼續北征,打敗張角,隨后斬殺張寶,鐘飛兄弟可謂是出盡風頭,曹某自愧不如啊!”
    曹操依舊打著哈哈對著鐘飛說道,對于曹操這個說話方式鐘飛也習慣了。
    “僥幸罷了,下面的將軍們都是能征善戰之輩,都是他們的功勞。”
    聽到這話曹操也不打算繼續互相吹捧了,直接是看著鐘飛說道。
    “其實,這一次曹某是不想回來的。”
    聽到曹操這話鐘飛也是想了想然后點了點頭。
    畢竟自己也得知袁紹和袁紹擔任的西園校尉,壓根就沒有多少實權在手中,而且領導他們的還是宦官蹇碩,出身名門的他們也是看不起宦官的,畢竟宦官禍亂朝綱,并不討人喜。
    而曹操當年初入仕途的時候就是棒殺了蹇碩的叔叔,如今曹操回到洛陽還是跑到蹇碩手下當差,曹操心中也是有顧忌的,況且曹操的祖父曹騰去世也有很長時間了,自己父親已經是不再是太尉官置,早就回家養老去了。
    按理來說曹操不想回來也是情有可原,畢竟不是當初那樣有個大長秋的祖父和當太尉的老爸撐腰了,萬一蹇碩舊恨難忘,給曹操時不時穿小鞋,想要整死曹操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就沖現在這個情況來看蹇碩還真不會動曹操,要動早就在曹操回去之后就動了,不過曹操去了西園校尉之后處境恐怕跟袁紹他們好不到哪兒去。
    “孟德兄之言,飛明白。”
    曹操聽到鐘飛這話也是點了點頭,畢竟曹操要不是心系漢室打死也不會來。
    不過曹操此時也想做一番大作為,雖然跟當初離開時候的想法有些背道而馳,不過曹操還是想做一番事業出來的,況且如今曹操已經三十了,已經到了而立之年,自己也想做一番成績出來證明自己。
    “我聽說之前你和蔡大儒的女兒訂婚了,可喜可賀啊!”
    曹操也沒打算繼續想剛才的事情,想了也是白想,直接是問起了鐘飛的事情。
    鐘飛聽到之后也是點了點頭。
    “嘿,曹某當初還聽說你還死活不樂意,人家蔡大儒的女兒嫁給你做妾,你可是好大的福氣啊,曹某聽聞蔡家女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你就偷著樂吧。”
    聽到曹操這話鐘飛也是笑著搖了搖頭。
    “嘿算了,不說了,曹某就是重回洛陽看看昔日的朋友,時辰不早了,曹某也該去西園報道了,反正你鐘飛現在掌管禁軍,日后可要多來看看曹某,讓你的下屬給曹某行個方便啊,哈哈!”
    曹操也是打趣的看著鐘飛說道。
    “一定!一定!”
    鐘飛也是回答道曹操。
    “哈哈,那么曹某就不多打擾了,告辭了。”
    說完曹操便是起身,鐘飛也是跟著曹操一起。
    “小弟送孟德兄。”
    曹操去西園報道之后,果然就跟鐘飛猜想的一樣,接下來的這段時間,蹇碩果然是沒有給曹操太多的實權,而曹操也是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也不生氣,依舊是那么樂天派的樣子,是不是哈哈大笑,就跟一個開心果一樣。
    而袁紹看到兒時好友再次回到洛陽之后也是很開心,畢竟他們這些西園校尉都是沒有什么實權的,一天空閑得很。
    對于曹操和袁紹這些人來說,那可謂是“志同道合”,練兵他們也管不著,手中聽從差遣的士兵僅有寥寥十幾人。
    這些人是不是就跑去妓院玩兒,喝喝花酒,日子過得也還挺逍遙。
    曹操隨后也是讓鐘飛跟他們一起去“娛樂”,不過兩世為人的鐘飛壓根就沒去過那種地方,也不想去,已經有兩個婚約在身的鐘飛也是不想做對不起兩個老婆的事情,只能是婉拒了。
    雖然古代去妓院喝花酒,對于一個男人,尤其是鐘飛這種官位比較高的人來說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連唐代那些大詩人,就喜歡天天泡在妓院里面喝的爛醉如泥。
    不過鐘飛對于這個東西還是比較排除的,雖然鐘飛也很好奇古代的妓院倒是是個什么景色,不過想了想還是算了。
    而時間也是漸漸來到了九月份,讓鐘飛有些意外的消息也是傳到了鐘飛的府上。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