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出將入相 > 第一百三十五章你若為帝該當如何
    鐘飛看著劉協一直在點頭,也知道這些話可能要讓劉協消化一段時間恐怕才能全明白,不過作為老師鐘飛的責任就是一一把自己能教授的東西都教授給他。
    對于這個歷史上出了名的漢末亡國之君,說真的鐘飛挺同情他的遭遇。
    剛剛出生母親就死了,而且還拿仇家沒辦法,對于何皇后這個皇后劉協只能是叫著這個名義上的母后。
    說真的,鐘飛不知道自己的到來對于這個時代意味著什么,鐘飛也不知道自己的到來會不會影響到這個時代的走向,甚至鐘飛都不知道這個所謂的大漢朝跟歷史上是不是同一個。
    “老師,您在想什么?”
    劉協看到鐘飛一直在沉思著什么,也是很好奇的問了一聲打斷了鐘飛的沉思。
    鐘飛聽到劉協的話之后也是反映了過來不在多想,看著劉協的面孔,鐘飛心中不僅嘆了口氣。
    “沒什么,想到一些事情罷了,無礙。”
    劉協也是半信半疑的看著鐘飛,那個嘆氣聲劉協也是聽到了,不過也不好多問什么。
    “剛才給殿下講了君王之道,殿下可還聽得懂否?”
    劉協點了點頭回答。
    “學生大致明白,不過有些細節的東西卻不太清楚,可能需要多想想才能知道其中的深意。”
    鐘飛也沒打算今天就讓劉協全部明白,這對于劉協這個年紀來說也有點困難。
    “殿下慢慢想,時間有的是,實在想不通再來問臣便是。”
    鐘飛看著劉協稚氣未退的臉色說道。
    “殿下,臣想問問殿下如何看到當今天下的形式。”
    劉協不知道鐘飛為什么會問這個問題,不過也是如實回答道。
    “如今的天下黃巾之亂雖然大部分平息,不過依然有少部分黃巾賊落草為寇,也是一個隱患,再說大漢,百姓因為幾年以前的災荒再加上黃巾之亂也是民不聊生,而且朝堂之中各自黨派爭斗不休,實在讓人有些擔憂。”
    鐘飛聽了后點了點頭,也是很意外劉協小小年紀就知道這么多,鐘飛如今也是看得出來歷史上劉宏為什么不顧立嫡立長的祖制也想要立劉協為太子,劉協不僅僅是聰慧而已,很有遠見也很懂得勤政愛民。
    畢竟劉協被曹丕逼迫退位之后去到山陽,卻是給百姓治病分文不取,這個行為也足以說明劉協是一個好皇帝,不過唯一無奈的就是生在了一個讓他無奈的時代。
    “殿下所言言之有理,縱觀大局滲透。”
    “學生僅僅是自己看法罷了。”
    說完劉協也是很謙虛的點下了頭對著鐘飛拱了拱手。
    “殿下,臣想問,如果殿下為天子,應當如何治理天下,治理朝堂?”
    鐘飛這話有點語出驚人,劉協聽到之后也是有些害怕,畢竟這種話不能亂說,被人有心人傳到了劉宏那兒恐怕不會高興。
    “這個問題學生不敢回答·····”
    劉協也是低下頭不再言語,看到劉協這樣子鐘飛也是連忙開導他。
    “殿下切莫多想,這僅僅是一個假設罷了,并不是真的,對于剛才所講的東西,臣希望殿下以君王的角度來看待事情。”
    雖然聽到鐘飛這話,不過劉協依舊是畏首畏尾的,畢竟這事兒雖然不敢說,不代表劉協不想。
    劉協雖然才四歲左右,不過自從劉協懂事起來董太后就是給他灌輸的自己身份尊貴的皇家思想,再來就是劉協的母親是怎么死的劉協也是知道,不過劉協卻不知道鐘飛就是當年把他救下來的人。
    要說當皇子劉協也想,畢竟董太后也是給劉協說日后劉協要當太子,不能當王爺,久而久之劉協也是有些這方面的想法了,不過還并不濃烈。
    “從君王的角度看待天下?”
    劉協也是對這個想法好奇了起來,隨后也是開始思考,如果他是君王應該如何治理天下。
    鐘飛看到劉協在想事情,也是不說話,就讓劉協靜靜的想著。
    看了看周圍確定媒人之后劉協也是緩緩開口說道。
    “如果學生是君王,第一個應該是整頓超綱,如今朝中黨羽眾多,必須要一一剔除,然后補充新的官員進來,二來則是治理民生,減輕賦稅,讓百姓先過上有糧食吃的日子,三則是廣招天下人才入朝為官,為國效力,四來,招募士兵,平定余下的黃巾賊,讓我大漢不再為反賊賊寇所擾,五,則是整頓地方官員對于朝廷的響應,加大朝廷對于地方政權的控制。”
    劉協想了半天也是說出了這五點,鐘飛聽到之后也是十分欣慰,劉協小小年紀就有如此遠見和想法,在鐘飛看來這點確實難能可貴,劉協所說都是當今漢朝最大的問題,劉協每一點都是說到了點子上。
    “殿下所言大善,臣欣慰不已,殿下有如此遠見,有心系百姓心系漢家江山,令臣佩服不已。”
    聽到鐘飛再夸自己劉協也是謙虛的回了禮,不過對于太子之位劉協其實也不抱太大希望,雖然太子他也相當,不過劉協也知道有種東西叫做立嫡立長的祖制,太子之位跟他恐怕是無緣的。
    就算父皇如何喜愛他,也會想想這么做所招來的反對聲音,百官之言,祖宗之法,不可輕易違之。
    此時劉協心中也是冒出來了一個很瘋狂的想法,隨后看了看周圍沒有人在也是看著鐘飛問道。
    “老師,你說,學生有可能成為······太子嗎?”
    劉協這話也是讓鐘飛很驚訝,也是看著劉協的,畢竟鐘飛可沒想到劉協居然會說出這種話。
    不過隨后也是看著劉協的目光和表情變得平靜了下來。
    “殿下,太子之位前段時間臣也在朝堂之中聽到百官議論,不過近日陛下也已經下詔說這事情改日再議,如今封了你和大皇子王位和封地,也是說明陛下目前暫時不打算立太子,對于殿下能不能成為太子臣不敢斷言,也不敢妄猜圣心,不過殿下請記住一句話,命里有時終會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命里有時終會有,命里無時莫強求······”
    劉協聽到這話也是自己在口中輕輕地念了出來,然后想了想這事兒的意思。
    “老師之言學生明白了。”
    劉協似乎聽懂了這話的意思一般,隨后也是對著鐘飛拱了拱手。
    “嗯,好了殿下,今天的課就講到這兒,殿下回去自己溫習吧,到時候不懂的地方可以隨時來府上找臣。”
    “學生送老師。”
    而今天的授課也是到此結束,鐘飛也覺得自己今天這課講的東西有點多了,甚至講了很多不應該講的東西,畢竟對一個皇子講帝王之道以及當上帝網該如何,被人知道恐怕不會好過,不過鐘飛也是劉宏本來就想立劉協為太子,不過就是礙于祖制有點難以行事罷了。
    況且劉辯的人也是在教導,自己為何不能教劉協帝王之道?
    再說了,按照歷史上的正常發展來說,最后穩坐皇位的本來就是劉協,不過就是這個皇位做得就跟囚籠一般罷了。
    再者,自古以來最是無情帝王家,手足相殘爭奪那個位置的人比比皆是,不過劉宏膝下就這么兩個兒子罷了,要是多一點恐怕更嚇人,況且劉宏和劉辯這兩個被人推上爭奪這個位置的情況,僅僅是皇室黑暗面的冰山一角而已。
    也就是劉宏兒子少,多一點恐怕歷史上的三國更亂。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