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出將入相 > 第一百三十三章董太后勸說
    回到后宮之中的劉宏正準備歇息,可是不知道為什么董太后卻是來到了劉宏的寢宮之中。
    “母后!”
    看到董太后來到宮中,劉宏也是對著董太后行了禮。
    “陛下,哀家聽聞今日朝中大臣讓陛下立儲君之位,可有此事?”
    董太后也是在后宮得知今日早朝的事情之后連忙來到了劉宏的甘泉宮之中。
    聽到太后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后劉宏也是對著董太后點了點頭,表示確有其事。
    “母后,兒臣沒立太子之位。”
    聽到劉宏也是沒有立下太子之位之后,董太后也是心中有些安心,董太后就怕這劉宏一時間被人說的迷了心智立何皇后那個屠戶女的兒子當太子,那可就不妙了。
    “陛下做的沒錯,立儲乃是大事,應當慎行才是。”
    說完董太后看了看劉宏,董太后來可不僅僅是為了問問今天朝堂立儲的事情罷了,董太后來得卻是另有目的。
    “不過話也說回來,陛下如今也是29了,明年就要到而立之年,皇子如今也已經到了年齡了,立儲之事,也應當提上日程了。”
    劉宏聽到自己母后這么說也是心中變得緊了一下,董太后這話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今天朝堂上不用立儲,不過私底下可以想一想了。
    “那母后看應該······”
    劉宏也是想要問問自己母后的意見。
    看到劉宏征求自己的意見董太后也是開口道。
    “陛下,這太子之位,肯定不能立皇子辯,再說了皇子辯雖然是漢家血脈,不過其母出身低賤,雖然貴為皇后,不過是乃是丟盡皇室臉面之事,那皇子辯又輕微輕薄,哀家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之前好幾次哀家都看到皇子辯在宮中撕扯宮女衣服,親其膚,摸其乳,是乃是傷風敗俗,皇子辯如今才9歲就如此不知廉恥,陛下可萬萬不能立皇子辯為太子啊。”
    此時劉宏聽到這話也是覺得董太后說的很有道理,畢竟兩個人是母子,對于何皇后說真的劉宏真的都想把她廢了,要不是現在何進手握重權,朝中黨羽很多一時之間不能撥出,劉宏早就把何皇后給廢了,這也是為什么劉宏要組織西園校尉的原因,劉宏也知道絕對不能讓何進一家獨大。
    而劉辯,劉宏可謂是一點都不喜歡,看到他都煩,要不是因為劉辯是自己名義上的兒子劉宏早就讓他滾了,對于劉辯其實更多的是因為何皇后,對于當初王美人的死劉宏現在都是耿耿于懷,當初那件事已經在劉宏心中埋下一根刺了,要不是當時鐘飛拼命把皇子送回來,恐怕自己這個小兒子早就死在刀劍之下了。
    “那母親以為該當如何?”
    劉宏也是看到董太后問道。
    董太后一聽劉宏似乎有些拿不定注意,心中也是很高興。
    “陛下,協兒可是一直都是聰明伶俐,討人喜歡,而且這段時間哀家也是看到協兒天天在看書,對哀家也是極為孝順,而且王美人生前也是良家子出身,依哀家看,不如立協兒為太子。”
    劉宏聽完董太后的話之后也是點了點頭,畢竟立劉協為太子是他心中所想,不過劉宏此時看著董太后也是面露難色。
    “可是·····母后,這朝中大臣都拿祖制來逼迫朕立辯為太子啊,這立嫡立長乃是我漢家祖制,不可不重視啊,如果一旦立協兒為太子,那可是很多人反對的。”
    董太后一聽也是急的都要跺腳了。
    “陛下,你是天子,這立太子乃是大事,自然是陛下你說了算,那些迂腐的大臣也就磨磨嘴皮子罷了,陛下管他們作甚,再說了陛下,你是天子他們是臣,這君和臣哪里有君聽臣的道理,陛下你就是心太軟了,讓這些迂腐的腐乳給說的找不著北了。”
    “可是這······”
    聽到董太后這話劉宏也是有些不知道說什么了,雖然太后之言有理,不過他這個做皇帝的也要聽從一下臣子的意見才行啊,畢竟朝中的官員不是權貴就是世族大家出身的人,這些背后的勢力劉宏也不敢過于得罪,要是那樣到時候這些人跟黃巾賊一樣反自己那可就哭都沒地方哭了。
    看到劉宏的面色有些猶豫,董太后也是繼續加把火說道。
    “再說了,陛下,你想想,當初王美人是怎么死的?如果一旦讓皇后那個屠夫之女的兒子登上皇位,到時候協兒怎么辦?哀家都已經幾十歲的人了,能照顧協兒這一時,能照顧一世嘛?到時候哀家入土之后,如果辯當上太子,再等到陛下你百年以后,到時候辯一登基,你覺得他們會放過協兒嘛?自古皇家都是無情之地,陛下你可不能在關鍵時刻心慈手軟,沒有主見啊!”
    聽到這話劉宏心中也是涌出了當初對王美人的死的愧疚,以及對何皇后的恨。
    “母后放心,這件事朕有數,母后放心。”
    看到劉宏面色有些堅定,董太后心中以為劉宏是下定決心了,不過也不再多言,話她已經說的很明了。
    “那么既然如此,哀家就回宮了,陛下務必記住哀家所說之言。”
    劉宏聽到后也是點了點。
    “母后慢走,兒臣記著。”
    看到董太后離開之后劉宏也是嘆了口氣。
    “這立儲之事如果真的真的簡單,那朕何必為此心煩呢!”
    劉宏也是自言自語的說道,畢竟他作為皇帝有很多東西要考慮,董太后這話說的雖然沒錯,不過劉宏也要看看朝中大臣的態度,對于現在立儲來說劉宏認為是不明智的,不過可以先把人選給定下來。
    對于劉協為太子這是劉宏很想看到的局面,不過阻撓卻是頗多,這也是讓劉宏頭疼的原因。
    “叫皇子協來見朕。”
    劉宏也是好久沒看到自己這個小兒子也是讓人去叫劉協來。
    “兒臣見過父皇。”
    乖巧的劉協來到甘泉宮之中也是對著劉宏行了禮。
    “皇兒起來,來,到父皇這兒來。”
    說完劉宏也是指了指自己旁邊的位置,示意劉協上前來。
    “兒臣遵旨。”
    說完劉協也是乖巧的走到了劉宏的旁邊,看到這個聰明討人喜愛的小兒子劉宏也是心里很高興,摸了摸劉協的頭問道。
    “皇兒,功課做得怎么樣了?”
    劉協聽到劉宏問自己功課的事情之后也是對著劉宏說道。
    “回稟父皇,兒臣功課不曾落下,老師教課也很盡責,兒臣受益匪淺,學到了很多沒學到的東西和知識。”
    聽到劉協的回答之后劉宏也是很滿意的撫摸這劉協的頭。
    “皇兒聰明伶俐,父皇心甚慰,父皇聽說皇兒最近在看《左傳》,念幾句來給父皇聽聽?”
    聽到劉宏要自己念詩,劉協也是頓了頓然后緩緩背來。
    看到劉協倒背如流,劉宏心中也是很高興,看來自己這個兒子讀書很用功,這讓他這個做父親的來說很高興。
    “嗯,看來皇兒是用功了的,該賞!來人,把朕的那個溫玉腰帶送給小皇子。”
    “兒臣謝父皇。”
    劉協聽到要賞賜自己劉協也是很開心,謝過劉宏之后也是對著劉宏說道。
    “父皇,不過這天下黃巾之亂剛剛結束,天下仍有黃巾之亂的殘黨,而且很多地方受到戰亂,農田都已經荒蕪,還請父皇把賞賜兒臣的腰帶換成錢財,分發給黎明百姓。”
    聽到劉協居然是心系百姓疾苦,劉宏也是很意外,隨后也是滿臉贊嘆的對著劉協點了點頭。
    “皇兒小小年紀就知道心系百姓,父皇很高興,那好,那就賞賜給百姓,讓百姓早日過上有糧吃的日子。”
    “謝父皇!”
    “好了,皇兒,你就回去吧,功課不可怠慢,朕隨時抽查。”
    “兒臣不敢。”
    劉協走后劉宏也是滿臉欣慰的想起劉協剛才的話,一種自豪感油然而生。
    而隨后劉宏也是招來了劉辯,看到劉辯一副沒睡醒的樣子,雖然禮儀做得也是不差,不過劉宏怎么看都覺得不順眼。
    “朕聽說皇兒你前段時間和宮女嬉鬧,還撕其衣物,摸其乳?此話當真?”
    聽到劉宏這話劉辯也是被嚇到了,連忙是癱軟無力的坐到地上。
    “兒臣·····兒······”
    看到這事情果然沒錯劉宏直接是大怒不已,指著劉辯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看到。
    “堂堂皇子居然做出如此輕浮之事,朕問你,讀書讀得怎么樣了?”
    聽到劉宏居然要抽自己背書,劉辯也是背了起來,不過沒背幾句就是卡殼了,想不起來了。
    看到這兒劉宏可謂是十分失望,讀書讀不好,行為又輕浮,再看看自己吼兩句就把劉辯嚇得不能言語,劉宏也是無意間把劉辯和劉宏拿起來作比較,這么一看前者和后者相比,真的是差太多了。
    “滾!”
    劉宏看到劉辯這個樣子,只覺得生不完的氣,直接是不給劉辯說好話,直接讓他滾,眼不見為凈。
    劉辯也是被劉宏剛才的樣子嚇得腿軟,還是在太監的幫忙下攙扶著出了甘泉宮的大門。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