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出將入相 > 第六十章盧植回京,何進有請
    兩日之后漢朝的朝會上,盧植已經是回京奉命,畢竟手里的兵權肯定是要還的。
    而劉宏則是夸了夸盧植說治災有功,賞賜了一些錢財和土地就沒了下文。
    鐘飛也是不得不感嘆,這個劉宏可是真摳門,都是皇帝了還跟以前庭候一樣的性格,果然是印證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的話。
    鐘飛說真的怎么也沒想明白怎么皇帝就落到了劉宏頭上呢,天上掉餡兒餅的事情看來在古代還真的有,一個皇族的旁支當上了皇帝,說起來還挺勵志的。
    不過此時朝堂之中還有一個人得到了封賞,與其說是封賞不如說是任命,那就是鐘飛的表哥鐘毓,鐘毓也是舉孝廉結束,今天正是任命為官了。
    不知道這冥冥之中是不是自有安排,鐘毓任職的職位竟然是當年曹操入仕時候的職位,洛陽北部縣尉,洛陽是大縣,分為東南西北,而且縣尉不止一個,這些人就跟現在公安局局長差不多,屬于那種維護洛陽治安的職位。
    而朝堂之上的鐘毓也是磕頭留下了淚。
    “終于不用再站崗了,要是再這么站下去自己這個腳恐怕就要廢了。”
    這是鐘毓心中真是的想法。
    而鐘飛這個打醬油的黃門侍郎終于是熬到了退朝,一走出宮殿鐘毓就是拉著鐘飛訴苦,說自己這一年舉孝廉站崗是多么多么苦,有家不能回,飯也吃不飽什么的。
    看到表哥這樣鐘飛也有點哭笑不得,不過也不好吐槽他只能是安慰這個比自己大了十多歲的表哥說以后將會是一片光明坦蕩大路了。
    而同時退了朝的鐘繇看到鐘毓在哪兒拉著鐘飛訴苦,也是走上前對著鐘毓訓斥。
    “未央宮外怎可如此,成何體統,如今都已經是入仕為官的人了怎么還跟以前那樣,你看看你鐘飛表弟,九歲就當官,再看看你!”
    鐘繇說完有點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鐘毓,被鐘繇這么一說鐘毓也是閉嘴不敢頂嘴,有句話說得好,你爸爸永遠是你爸爸。
    而此時剛剛回京的盧植也是走到了鐘飛的面前,看到盧植鐘飛也是連忙彎腰作輯。
    “師叔!”
    盧植是鄭玄的師兄,師出同門,鐘飛按照輩分應該是喊盧植師叔的,看到鐘飛盧植也是點了點頭,鐘飛沒有舉孝廉就入仕的消息自己也是剛剛退朝聽到王司徒才知道的,心中雖然好奇不過并沒有懷疑。
    “嗯,師侄九歲就入仕當官真乃我大漢第一人矣,如今你師叔我也是剛剛回京,本來當初你來洛陽的時候師叔就應該請你來府上坐坐的,今日讓師侄來我府上坐坐,還為時不晚吧?”
    一看到是來找鐘飛單獨聊的,鐘繇和鐘毓也是知趣的往臺階下面走去。
    鐘飛也是連忙作輯。
    “師叔這話嚴重了,自然是有空,自然是有空。”
    聽到鐘飛答應了之后盧植也是很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后也是讓鐘飛跟自己上了同一輛馬車,前往盧植在洛陽的新府邸。
    在路上鐘飛也是不知所言,畢竟自己這是第一次跟自己這個師叔面對面接觸,看著有些年紀而且白發的盧植,鐘飛也是想起了鄭玄,如今和鄭玄已經三個月沒有書信的來往了,也不知道自己這個叔父在北海那深山老宅之中過得怎么樣,看來也該找時間寫封信給鄭玄了。
    而盧植本來是廬江太守,這次治災平定蠻夷有功,劉宏也是直接送了一套在洛陽的宅子給盧植還有一些良田錢財作為獎勵。
    盧植的新府邸位于洛陽南部地區,而下了馬車之后鐘飛也是看到那馬車上面剛剛換上的牌匾毅然寫著盧府兩個字,看來盧植已經是早早就派人來打掃了。
    “師侄還請入內。”
    盧植看著鐘飛說道,而鐘飛也是作為一個晚輩很有禮數。
    “師叔是長輩,理當長輩先行。”
    盧植也是點了點頭,看來自己那個師弟把這個師侄教的確實很好。
    “那好,師叔我就先行一步了。”
    盧植說完便是大步跨進府門之中,而鐘飛也是跟在了盧植的身后。
    來到盧府的大堂之中,只見主坐和客座已經是剛剛上齊的吃食,盧植也是坐在主位上。
    “師侄入座。”
    鐘飛看到主人家這么說自己也是坐在了客座上面。
    不過鐘飛發現盧植這個師叔還挺細心的,自己桌上擺放的不是跟盧植一樣有一壺酒,而是一壺蜜水,看來盧植也是知道自己還沒到飲酒的年齡。
    “師侄,你能告訴師叔,師叔離開的這五個月你在朝中都做了些什么?”
    盧植看著鐘飛然后飲了口酒問道,鐘飛也沒急著動筷子,也是把自己當初去弘農治理災荒還沒到半個月就被調回來的事情說了后,也是把自己任命之后的事情全部都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不過有些東西鐘飛沒說,就比如兩日前自己在宮中遇到王美人的事情還有話。
    畢竟每個人心中都有隱私的,總不能什么都說,而且這是漢朝,還是朝堂,雖然說盧植這個師叔不會害自己,但是有句話叫做禍從口出,做人還是要謹慎為好。
    盧植聽完也是點了點頭。
    “嗯,師侄不僅有社稷之才,而且好讀書,好事!好事!”
    盧植此時也是笑著看著鐘飛飲下了酒。
    鐘飛也是是不是夾起一塊兒菜吃了一下,盧植也是告訴鐘飛沒事兒可以來他這個師叔這兒多走走,畢竟古代竄門兒很正常,親戚與親戚之間,朋友與朋友之間,情誼和感情都是竄門竄出來的。
    鐘飛也是回答盧植一定一定,盧植也是作為長輩告誡鐘飛要心系社稷。
    不過鐘飛一聽這話也是很無奈,如今自己這個黃門侍郎只不過是個閑職,自己目前來說差不多就是一個掛名官員罷了。
    而且劉宏不是明君是昏君,自己也不想太過展示才能,畢竟當初自己治災完全是為了了卻鄭玄的心事而已,就算要心系社稷劉宏這一位皇帝自己也是不指望了,只能期待劉宏之后的下一任皇帝,自己只要利用穿越人過來唯一懂得歷史優勢的這一點想辦法阻止事件發生就行了。
    其他的鐘飛現在也沒能力和權利去做,畢竟鐘飛也是感覺到劉宏不信任他,完全就是把自己監視起來罷了,至于為什么鐘飛確實不知道。
    鐘飛和盧植也是一邊吃飯一邊聊天,盧植也是講起了自己以前和鄭玄同門讀書時候的事情,而鐘飛作為晚輩就是安安靜靜的聽著,是不是捧個場敬蜜水一杯。
    最后盧植也是就喝了有點多,腦袋開始有點暈了,看到盧植這個情況后鐘飛也是直接告辭,畢竟主任都會后屋睡覺去了,自己總不能留在這兒吧。
    不過出了門鐘飛感覺自己今天突然事情特別多,還沒走幾步竟然是在街上遇到了袁紹,而袁紹發現了鐘飛之后也是立馬上前。
    “鐘飛賢弟,為兄找你半天了,聽到你在盧中郎這兒,為兄立馬趕來了。”
    說完袁紹氣喘吁吁的看著鐘飛,看來人胖了還真的不太好。
    “本初兄有何事?”
    鐘飛也是看著袁紹這樣子感覺像是有急事一樣,自己平時私下也和袁紹有交集,是不是一起玩兒吃飯什么的,畢竟都是官宦家庭,士族大家出來的孩子,而且袁紹又很會和人拉攏關系可謂是左右逢源,也聊得到一塊兒去。
    袁紹看著鐘飛咽了咽口水。
    “鐘飛賢弟,大將軍讓我來找你,說是想要請你去大將軍府一敘。”
    聽到這話后的鐘飛也是感嘆,剛剛才從盧植府邸吃完飯出來如今又是大將軍要見自己,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也要吃飯,那可不得把自己給撐死?
    而鐘飛此時也是疑惑了起來,自己和大將軍在朝堂之上也是很少說話,朝堂上鐘飛也是打醬油的,而私下那是更和何進沒什么交集了,而今天突然讓自己去他府上,鐘飛一時半會兒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事情,不過現在的何進是除了十常侍外手握重權的外戚。
    鐘飛今天肯定是必須要去的,目前的何進以自己的實力那是不可能反抗的,如果不去那就是駁了何進的面子不知道何進會不會懷恨在心,現在也只能是去大將軍府走一遭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兒了。
    “好,本初兄帶路,我這就隨你去大將軍府拜見大將軍。”
    看到鐘飛答應后袁紹也是放心了,本來開始袁紹還怕鐘飛不想去,而且袁紹雖然也和大將軍走的比較近,不過聽到這話后也是很納悶兒何進為什么要找鐘飛,畢竟袁紹也是知道鐘飛私底下和大將軍是沒有任何交集的。
    “哎,好,鐘飛賢弟跟我來,為兄已經備好馬車了,你我這就坐車去大將軍府。”
    說完袁紹帶著鐘飛往前走。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