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出將入相 > 第四十三章抵達弘農,開倉放糧
    而接下來的兩天鐘飛除了批閱奏章和繼續規劃治理災荒的內容之后,卻是在中午接到了來自宮內劉宏傳來的圣旨,圣旨的內容是讓鐘飛去弘農治理災荒,因為就在今天上午昨天晚上一封奏表直接是跳過了鐘飛傳到了劉宏的龍案面前,弘農災荒是洛陽周邊的城市最嚴重的地方。
    雖然有朝廷的幫助,可是基本上現在很多官員都是外放到各個州郡去治災,如今洛陽之內朝堂之上的官員足足減少了三成,而現在留下來的這些要么是朝中權貴,要么就是那種沒有任何本事完全就是買官來坐坐官癮的人,而此時洛陽之中唯一能去弘農的恐怕也只有鐘飛了,畢竟治災的計劃和執行方針都是鐘飛來擬定的,而且治災的詳情鐘飛作為謀劃者要實施起來恐怕最合適不過,而鐘飛也是接過了圣旨,隨即就把奏表之類的東西全部打包帶走。
    而此時鐘飛也是把外公荀緄給留了下來,讓外公幫自己搭理府邸順帶告訴鐘飛朝中情況,畢竟自己如果把兩人都帶走的話京城的事情鐘飛恐怕就不得而知了,而自己那個表哥鐘毓除了休假平時想要出來通風報信那恐怕是很不切實際的。
    “外孫走后,府中的一切事務就皆靠外公了。”
    聽到鐘飛這話后荀緄也是點了點頭隨后也是示意他安心去治災,府邸有他打理一切皆可放心。
    而鐘飛和鐘繇告別了荀緄之后也是立馬上車,往弘農駛去,而此次跟著自己的有一些府內的家丁和丫鬟打理自己的日常起居,而一直跟著自己的自然是劉宏安排在鐘飛身邊的小德子。
    說真的鐘飛壓根就信不過這個小德子,這個太監擺明了就是劉宏安插在自己的眼線,鐘飛什么甚至感覺自己睡覺這貨恐怕都在盯著自己,一想想就感覺很怪異,不過想了一下一時之間自己還能拿這個小太監沒有什么辦法,畢竟這小太監雖然監視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辦的妥妥帖帖的,完全是那種你雞蛋里面挑骨頭都挑不出來的那種。
    弘農離洛陽并不遠,兩個時辰的車程就打了,而此時鐘飛和鐘繇兩叔侄也是在顛簸的馬車上面批閱奏表,不過這馬車顛簸不以,鐘飛看奏章也是看的有點心煩,不過還是忍著繼續看下去,畢竟現在每天的奏表都很多,如果今天不看完,明天又來一堆那恐怕真的是要了自己的命。
    “大人,已經到弘農城門了。”
    而此時的弘農士兵也是灰頭土臉的站著崗,而且看面色一個個都是有點饑瘦。
    “來著何人?”
    只見看到馬車經過城門,士兵還是十分盡職的攔住了馬車,不過士兵說話的聲音給人的感覺就有點沒氣力了。
    只見小德子也是下了馬車抬頭挺胸面帶傲氣的說道。
    “大膽,此乃陛下親封治災欽差御史鐘飛,鐘大人,爾等還不拜見欽差大人?”
    此時小德子拿出了一塊金色的令牌放在士兵的眼前晃悠,不過士兵這些也都是平民百姓入伍的,哪里見過這些令牌,不過看成色和圖案知道肯定不假,不過隨后看到下車之后的鐘飛也是讓門口的兩個士兵大跌眼鏡,鐘飛穿著大幾碼的官服和面色上面稚嫩的臉龐還有鐘飛那標志的金綠雙瞳也是讓兩個城門的士兵一時間愣了神,不過隨后也是立馬拱手彎腰拜見鐘飛。
    “小人拜見欽差大人。”
    隨后士兵也是進程去了弘農的縣令府,弘農的縣令賈賀一聽朝廷的欽差來了之后立馬就是穿鞋備車跑出了府邸。
    來到城門口,弘農的縣令賈賀看到鐘飛那身上的欽差官服也跟之前的兩個士兵一樣都愣了,不過畢竟是當官的,心理素質還是比士兵強上不少,連忙是恭恭敬敬的對著鐘飛行禮。
    “下官拜見欽差大人,不知大人所為何事?”
    此時只見鐘飛拿出圣旨,賈賀一看到圣旨之后立馬是跪了下來,聽到鐘飛宣讀了圣旨的內容之后賈賀心中也是泛起了一絲激動,朝廷終于是派人來了。
    “下官領旨,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賈賀揭了圣旨之后也是立馬伸手對著鐘飛做了個請的姿勢。
    “鐘欽差請入城。”
    看到賈賀這么盛情,鐘飛也是點了點頭隨后也跟跟著進了城。
    不過進了城之后鐘飛也是面露憂色,看到城內之中的百姓各個骨瘦如柴,快比得上后世非洲那些貧苦人了,而且時不時穿過路上的蝗蟲。
    鐘繇看到這兒之后直接是搖了搖頭然后嘆了口氣,而鐘飛更是這樣,俗話說得好百聞不如一見,如今弘農還不是特別嚴重的地方尚且如此那就更別說像是交州那樣的重度災區了。
    看到這兒鐘飛鼻子有些發酸,看來劉宏這個皇帝做的確實很失敗,貪官污吏何其多,外戚宦官黨錮之爭持久不下,各個弄權誤國。
    來到了弘農的縣令府之后,鐘飛也是看到這個縣令府跟老子爹鐘演在潁川當縣令的縣令府比起來可謂是差的太遠,就連門口的的牌匾上都是起了蜘蛛網,此時鐘飛也是想到歷史上董卓廢了少帝為什么要封他為弘農,感情這個弘農就是一個窮縣,城內商賈也不多,人口恐怕也才兩三萬的樣子。
    而此時鐘飛由于在座的三人之中官位最高,所以理所應當的鐘飛也是反客為主,坐在了縣令府的主位上面。
    “賈縣令,你切吧弘農目前的災情以及百姓狀況都說一說,對了,還有田地的荒廢情況。”
    此時聽到鐘飛這話后賈賀也是一一對著鐘飛講了起來。
    聽完之后鐘飛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如今弘農的情況十分不樂觀,而且縣令府之中的官糧已經是告急,僅剩四百多石糧食,而且弘農按照這個人口來算恐怕最多也就吃一個月的樣子,而田地基本上是顆粒無收,蝗蟲所到之處寸糧沒有,百姓如今已經是上山挖樹根吃樹皮了,恐怕再過段時間易子相食已經是快要出現了。
    古代時期官糧一般都要有所儲備,其實這也不怪賈賀,如今就算開倉放糧也是治標不治本,開設了粥棚之后這一個月可以填飽肚子,那一個月之后官府的糧庫告急怎么辦?
    “賈縣令放心,本欽差現在就給陛下上請奏表。”
    聽到鐘飛這話后賈縣令也是笑了笑,不過笑的卻很尷尬,自己從年初到現在上奏朝廷不下百份奏折了,可都是石沉大海,了無音信,之前也是來過幾個治災的,不過除了搜刮民脂民膏所要錢財當封口費以外,壓根就沒做出什么改變現狀的情況。
    “賈縣令,最遲明天朝廷就會派放資助過來,賈縣令但請安心。”
    聽到鐘飛這話后賈賀也只能是點了點頭,不過信不信那恐怕就不知道了。
    只見鐘飛也是立馬寫了一封奏表,讓小德子十萬火急的送回洛陽。
    鐘飛在出發前就是已經給司空府打了招呼,把雞鴨給運來還有耕作的農具以及樹木。
    “賈縣令,在弘農四個城門處設置粥棚,開倉放糧。”
    聽到鐘飛這話后賈賀也是不知所措。
    “啊?大人,如今就算開縣府之糧倉也只能是治標不治本啊,到時候糧倉徹底枯竭,那該當如何是好?”
    聽到這話后鐘飛也是有點惱火。
    “本官讓你做你就去做,明天朝廷的輜重就會送來,難不成本官還會誆騙你不成?”
    看到鐘飛有些發火之后賈賀連忙說不敢不敢。
    “那還不快去?先讓百姓把肚子填飽,之后的事情本官自有決斷,另外米多加點水,做成稀粥,這樣一來既能讓百姓填飽肚子也能多堅持一會兒,另外每個災民每天只可領取兩次,吃食就已稀粥和干糧為主,領取糧食的時間以午時和申時這兩個時辰來進行發放,吩咐下去不得有誤。”
    聽到鐘飛這話后賈賀也不敢在說什么了,畢竟自己只是一個區區縣令,鐘飛的官位可是比自己大了不止一星半點,自己可不敢把鐘飛惹火了,要是惹到了回了朝廷去給皇帝參他一本,那可真的是完了。
    “諾,鐘大人,下官現在就去辦。”
    而鐘飛吩咐下去之后,賈賀也是立馬開倉放糧做吃食。
    而開倉放量的消息一傳出去,原本饑餓的百姓此時就跟一頭骨瘦如柴的惡狗聞到了肉包子的香味兒之后全部紛紛去粥棚點排隊領救濟的糧食,這些人都已經有好幾天沒吃過飯了,唯一充饑的東西要不是樹根樹皮要不就是那種所謂可以煮熟了吃的石頭,而且周邊的樹木基本上都被這些百姓吃的差不多了。
    而此時弘農四個城門的粥棚點人滿為患,還有一個時辰才開設的粥棚點已然是一眼望去看不到盡頭的百姓們,每個百姓也是怕自己吃不上飯,一個個手中拿著有缺口的碗一臉期盼的看著粥棚能快點送來熱氣騰騰的糧食,哪怕現在正是蜀季。
    而百姓會發生的情況鐘飛也已經是提前料到了,也是吩咐士兵整理好秩序。
    “都給我老實點,誰要是敢插隊,毆打,退搶就別想吃上飯,都給我老實點,欽差大人可是吩咐了的,只要大家保持秩序,每個人都有一碗粥和一份干糧。”
    此時城門處的士兵也是大聲囑咐道,聽到這兒之后果然立竿見影,百姓也是變得比剛才老實了很多,不過隨后也是議論了起來,這個欽差是誰,有人甚至說鐘飛簡直就是活菩薩,因為鐘飛沒來之前縣令府已經是沒有開倉放糧的,上一次開倉放糧的時間百姓還記得是冬天。
    不過百姓也不管這么多,現在只要給他們糧食吃,哪怕叫爸爸都沒問題。
    而等候的百姓也是在申時的時候,看到一個個大鍋給送來的糧食發現不是騙他們的后,四個城門的百姓們皆是發出了雀躍的歡呼聲。
    看著熱氣騰騰的稀粥和干糧,好久都沒有吃上糧食的百姓們眼中也是露出了希望。
    “一個個來,還是之前那句話都給我老實點,每個人都有,下一個!”
    而此時粥棚的士兵們不停地上前的百姓發放糧食,一邊也是是不是大喊一聲維護秩序,而此時百姓也是老實巴交的,一個比一個老實,就怕自己做了什么事情沒了糧食。
    而此時排隊的百姓心中很急切但是又不敢擾亂了秩序,希望快點到自己能夠吃上飯。
    而已經吃上飯的百姓吃了兩口稀粥之后也是留下了淚水,他們已經太久沒有感受到喝稀粥吃干糧是什么感覺了。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