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出將入相 > 第四十一章少數應當服從多數
    接下來鐘飛可謂是忙的不可開交,要不是有鐘繇和荀緄這兩個處理政務的能手幫他恐怕鐘飛自己感覺要猝死在桌案上,而且鐘飛看到桌案上堆積如山的案件鐘飛也是頭都大了,而且不只是鐘飛就連鐘繇和荀緄兩個人的桌案前也是一樣,書簡堆積如山,有尚書臺所頒布的指令備份也是一一給鐘飛給送來,還有刑部的,國庫財政部的,鐘飛此時也是硬著頭皮隨后也是繼續閱覽起來。
    而這些書簡不但要統一閱覽后發布接下來的行動,而且還要把所有內容全部歸類弄成一個歸納版的上呈給劉宏閱覽,而且不僅僅是尚書臺刑部的,還有地方州牧、太守、郡守、縣令的上呈文書,鐘飛此時十分羨慕劉宏這個當皇帝的,感情當昏君真的就這么爽,甩手掌柜當得那是怡然自得的。
    而大概過了三個時辰,此時都已經到了飯點兒了鐘飛也是沒有吃飯,不過看到之前堆積如山的奏表已經所剩無幾之后鐘飛心中也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畢竟批閱完了奏表鐘飛還是挺開心的,雖然大部分都是荀緄和鐘繇幫自己批閱的。
    而想到這兒鐘飛終于知道為什么古代當皇帝為什么基本上都是短命鬼,基本上就是批奏折給活活把身體拖垮累死的,還有一種就是像靈帝這種昏庸皇帝酒色縱欲過度,身體被掏空。
    而此時批閱完了奏表的鐘飛,也是逐步一一歸納了大概事情之后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因為凡是鬧了災荒的州郡各個都是告急,請求朝廷運送糧食,而且交州這個地方的災荒可謂是最惱火的,交州大部分是蠻夷之地,災荒程度大的情況下竟然是公然出現了公開殺人吃人的行為。
    看到這兒鐘飛此時想起了后世的一部叫做食人族的電視劇,想了想那個情節自己都開始有點反胃了。
    此時鐘飛也是陷入了沉思,這些事情肯定都是要一五一十的去匯報給劉宏的,不過交州的情況似乎比自己預想的還要糟糕,不僅僅是糧食就連秩序都開始有點亂了起來。
    看到鐘飛這個臉色,荀緄也是搖了搖頭,畢竟奏表的內容他肯定是知道的,也知道交州目前這個情況確實很難處理,且不說災荒能不能得到治理,現在就算是執行恐怕都有些惱火了,而交州的州牧士燮也是直接上奏了十五封奏章要求朝廷支援。
    此時鐘飛拿起了手中的要呈奏給劉宏的奏表也是起了身。
    “外公大伯,你們暫且在府中靜候,我現在便入宮面奏圣上。”
    鐘繇和荀緄點了點頭,隨后也是囑咐鐘飛注意對天子說話的語氣和態度。
    “小德子,備車,帶我進宮面見圣上!”
    隨后鐘飛也是坐馬車來到了甘泉宮的正殿,在外等著劉宏宣見自己。
    聽到出來的太監讓自己進殿后鐘飛也是手握竹簡走進了甘泉宮,看到劉宏此時已經是坐在甘泉宮的大殿上,桌案上面也是擺放著不少的奏章,此時劉宏感覺自己當皇帝這么些年都沒有批閱過這么多的奏章,而在鐘飛看來也是很驚訝,這劉宏退了朝按理來說此時的甘泉宮恐怕是一陣香氣彌漫開始玩兒一些荒淫的游戲了,而劉宏沒有確實讓鐘飛很意外。
    來到大殿之中后,鐘飛也是跪在地上對著劉宏行禮。
    “臣,鐘飛叩見陛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劉宏對著鐘飛抬了抬手。
    “鐘愛卿不必多禮,起來吧。”
    “謝陛下。”
    鐘飛起身之后也是把自己歸納之后的奏章給了旁邊的小太監,隨后太監也是走上大殿遞給了劉宏,劉宏看到這卷厚重的奏表可謂是郁悶之極,自己桌案上面的奏章還沒看完這些鐘飛又給自己來一個,而且還是加大加厚版的。
    不過沒辦法,劉宏也只能是攤開書簡仔細看完,看完之后劉宏此時也是皺起了眉頭。
    “交州竟然比預想之中還要嚴重。”
    說到這兒劉宏面色都已經不太好看了,劉宏此時也是知道肯定是有人把之前士燮的奏章給扣了下來,不過隨后也是恢復了剛才的表情。
    “鐘愛卿,其他州的治災方案我看你都已經在奏折上面寫出來了,為何唯獨沒有交州的治災方案。”
    看完之后劉宏也是對鐘飛的才能很佩服,畢竟鐘飛寫的方法不僅僅是治災就連災后重建工作也是很詳細的寫在里面了,而唯獨沒有交州的治理方案。
    聽到劉宏問道這話后鐘飛此時也是嘆了口氣,隨后也是對著劉宏拱手說道。
    “陛下,交州的再請最為嚴重而且奏表上臣也有寫到,如今的交州已經開始出現混亂動蕩,想要治災進行下去恐怕難度有點大,而且交州大多是屬于蠻夷之地,蠻夷沒有學識溝通恐怕太難。”
    聽到鐘飛這話后劉宏也是沉思了起來,交州確實大多都是蠻夷之地而且蠻夷也多,交州甚至跟現在后世的金三角差不多,逃犯,犯罪都往交州跑,交州頗有一點監獄之城的感覺,不過就算這樣交州也是大漢的領土,你不可能不管吧,交州雖然大多是蠻夷之地不過人口也是不少的。
    “鐘愛卿可有何良策?”
    此時劉宏是把腦袋想破了也是想不出來也只能是把皮球踢給了鐘飛,而其實交州的情況鐘飛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就在自己剛才來的時候鐘飛倒是想到了一個辦法,不過恐怕需要劉宏點頭才行。
    “啟稟陛下,臣倒是有一個法子,不過····不過·····”
    此時劉宏看到鐘飛這話后也是被急到了,連忙問道。
    “不過什么?有話直說!”
    聽到劉宏的話后鐘飛也是對著劉宏說道。
    “陛下,交州蠻夷之地光靠施政來說恐怕太難,為了防止有不良暴民阻止治災進度,恐怕只能是朝廷出兵前往交州鎮壓才能安穩執行治災良策。”
    聽到鐘飛這話后劉宏這個人臉色刷一下的就白了,鐘飛這個方法確實是目前最為可行的辦法,不過出兵鎮壓,就很有可能會出現殺平民的情況,畢竟有時候跟人好好說話恐怕并沒有這種血腥的手段來的效果顯著。
    但是如果這樣,劉宏恐怕有可能會背上暴君的罵名,自己下定決心賑災不就是因為不想被史官寫成人神共憤,荒淫無道的皇帝嗎。
    此時劉宏也是猶豫了起來,沉思著。
    而看到劉宏想了半天也沒出個結論,鐘飛也是知道,這個劉宏恐怕已經優柔寡斷了起來。
    “陛下,您可要盡早下決斷,交州本身駐守士兵也不多,如果出現大規模暴亂恐怕交州的州牧府邸都要被踏平了,而且還請陛下想一下,大漢十三州,其他州的災荒治理好了,百姓肯定是對陛下歌功頌德的,而交州雖然出兵鎮壓,不過那僅僅是一州之地,一州之地和大漢其他十二州的美名陛下您覺得那個更讓您中意?”
    此時看到劉宏這樣優柔寡斷,鐘飛也只能是鼓唇搖舌來刺激劉宏了,就沖劉宏剛才那個情況來看,恐怕想到明年都不一定會有結果。
    聽到鐘飛這話后劉宏的瞳孔猛然收縮,一語驚醒夢中人,劉宏也是細想了一下,十二州對劉宏他歌功頌德,交州豈有對自己怨聲載道的理?
    在何況自己是皇帝,天下之主,這天下都是自己說了算,再說了十二州都說自己的好,交州的百姓敢做這個出頭鳥嘛?一州的名聲和十二州的名聲,傻子都知道后者更重要。況且,有時候就算真理掌握在少數人的手中,但是有時候他卻只能放棄自己的真理去服從多數。
    此時劉宏猛下決心把竹簡砸在了龍案上。
    “好,就依鐘愛卿所言,朕平時就是太仁慈了。”
    聽到這話之后鐘飛此時差點被血給吐出來,劉宏仁慈?鐘飛此時在想劉宏說這話出來難道良心就不覺得痛嘛,不過鐘飛也不能說出來,畢竟鐘飛是臣劉宏是君,就算他是個荒淫無道的皇帝那他也是皇帝,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畢竟天下人心現在依然是向著漢室的。
    “來人,傳令盧植中郎將進宮覲見!”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