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出將入相 > 第三十六章入朝面圣
    “潁川鐘飛?”聽到這個名字之后劉宏倒是想起來了這個人,七年前許邵的評語可謂是讓鐘飛徹底出了名,很多人也是登門拜訪,不過卻是被鐘演給挨個攔下,最后所有人也是沒有見到鐘飛的面,而劉宏七年前因為許邵的評語也是派人監視鐘飛,而鐘飛的一舉一動當然也是逃不過劉宏的眼睛,如果劉宏沒記錯當時許邵給鐘飛寫評語的時候鐘飛才兩歲,按照現在來算應該也才九歲左右。
    九歲也還是個孩子啊,而此時劉宏也是摸著自己的下巴想到,說真的劉宏當時監視鐘飛也只是心血來潮罷了,要不今天朝堂這么一說,劉宏都快要把鐘飛是誰給忘了。
    而朝中的大臣可謂是炸鍋了,鐘飛這人不僅僅是劉宏陪人監視,就連朝中的大臣們也是派了探子打探鐘飛的事情,不過都沒親自見過面,唯一知道的就是鐘飛眼瞳顏色跟所有人都不一樣,而聽到鐘飛也是揭皇榜朝著洛陽騎馬本來,眾人也是頗為有點好奇,七年前沒見著,七年之后的今天鐘飛居然是自動送上門了,眾人也是十分好奇的鐘飛到底什么個樣子,居然能讓許邵評價的如此之高,不僅如此,而且鐘飛也是師從鄭玄這名當代的經學大師,俗話說名師出高徒,而且傳聞鐘飛自有聰明,再加上鄭玄的教導,估計也是有能力的。
    不過一想到治災眾人也是跟劉宏一樣泛起了模糊,眾人沒記錯鄭玄是個經學大師,貌似從來沒聽說過會治災荒之類的傳聞。
    而劉宏也是坐在龍椅上轉著眼珠子,在思考著什么。
    不過隨后劉宏和大臣們心中也是想到,這么多天過去了都沒有人揭皇榜,就只有鐘飛一個人揭了皇榜,如今看來也只能是吧希望寄托在鐘飛身上了,如今這個情況也只能是死馬當做活馬醫了,畢竟十三州只有這么一個揭榜的人,而且治災之事刻不容緩。
    而此時的鐘飛也已經是到達了洛陽城門外,而只見裴彌突然加速騎馬跑到鐘飛前面對著守城的將領立馬是高舉令牌。
    “吾乃發榜欽差裴彌,現已帶來揭榜治災之人,速速開門,吾要進宮面見圣上!”
    而裴彌這大聲的嗓門兒也是讓所有守城的士兵看到了,只見守城的將領也是瞪大眼睛看到往城門本來的人,再看看了高舉不下的令牌再看了看后邊朝廷衛兵的盔甲后立馬也是確認了身份,立馬也是揮手對著底下的士兵吩咐下去。
    “速速開門,放行!”
    聽到守城將領的話之后,士兵也是立馬推開城門。
    而一路上,裴彌一直騎在前面高舉令牌,路過的每一個關卡也是立馬放行,一路進來也是暢通五組,隨后也是帶著鐘飛一路飛奔在清明門,看到欽差奉詔回京,關卡紛紛移開路障,而此時鐘飛也是在裴彌的帶路下,來到了這洛陽城,朝廷議事的宮殿——未央宮正殿宣室的臺階下。
    而此時鐘飛驚訝的看著未央宮的階梯,想當多的臺階數,此時的鐘飛也是很好奇這個漢代上朝,不會爬臺階給累死嘛,這要是下朝一不小心摔了一跤,恐怕是直接回滾到最下面來吧。
    而此時裴彌也是對著在階梯下站崗的士兵說道。
    “勞請進殿稟告陛下,欽差裴彌帶著潁川鐘飛求見陛下。”
    聽到裴彌這話后士兵也是點了點頭,隨后帶著裴彌和鐘飛來到了未央宮正殿外面,而此時看到爬階梯汗流浹背的裴彌,鐘飛也是搖了搖頭,這個臺階真的坑爹,還好自己這一世有練武,要是后世自己的那個身板兒,恐怕要累死半條命。
    而此時的鐘飛也是和裴彌站在未央宮正殿旁邊,而鐘飛看到累的很裴彌也是拍了拍裴彌的背幫他順順氣。
    “報!門外欽差裴彌以及潁川鐘飛求見。”
    此時聽到這話后,劉宏也是心情大好,而文武百官此時又是開始交頭接耳的討論了起來。
    “宣!”
    聽到劉宏這話之后,傳令的太監也是一個接著一個的傳話起來。
    “宣,欽差裴彌和潁川鐘飛,覲見!”
    “宣,欽差裴彌和潁川鐘飛,覲見!”
    “宣,欽差裴彌和潁川鐘飛,覲見。”
    只見傳話說完三遍之后,裴彌和鐘飛也是在殿外脫了鞋之后頭微微一低進了未央宮的正殿宣室。
    就在剛才傳令兵進去稟告的時候,裴彌也是和鐘飛說了一下面見天子的禮儀,其實這個不需要裴彌說,鐘飛讀書的時候鄭玄也是教給自己的,古代的臣子面見皇帝的時候是不能正視天子面龐的,而只能是拜了天子之后,天子讓你平身才行,而且看還不能明目張膽的看,只能那種不可直視的目光去看天子,至于叩拜禮儀,鐘飛是完全知道的,畢竟這七年自己讀書可不是白讀的。
    而此時走進朝堂之中后,鐘飛用余光看了一下周圍,這宮殿還真的挺大的,官員也是很多,恐怕還真有一百人,看來百官這個說法并不是吹出來的。
    而此時鐘飛也是發現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自己的身上,鐘飛也有點納悶兒,鐘飛根本就不認識這里面的人,不過隨后也是發現了自己外公荀緄和自己大伯鐘繇都是在朝堂之上。
    而當時聽到鐘飛揭榜之后,鐘繇和荀緄兩個人兼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過隨后家族也是飛鷹隼傳書,兩個人也是接到了家族的命令,不管鐘飛說什么全力支持,雖然不知道具體怎么回事不過鐘繇和荀緄也是只能答應。(漢代的時候還沒有飛鴿傳書,大部分都是用飛鷹隼傳書,飛鴿傳書是到了魏晉時期才普遍了起來。)
    而此時不僅僅是鐘繇和荀緄,跟荀家和鐘家交好的人和家族也是紛紛飛鷹隼傳書,希望能支持鐘飛,而通知的人大部分都是士族大家,雖然接到了書信,不過除了荀家和鐘家之外,其他的士族成員也是決定看情況而定。
    “臣,裴彌拜見圣上。”
    “草民鐘飛,拜見圣上!”
    此時裴彌和鐘飛兩個人也是下跪對著大殿之上的劉宏拜了一下。
    “平身,愛卿出使尋找治災之才,此乃大功一件,愛卿辛苦了。”
    此時劉宏見到兩人起身之后也是對著裴彌笑著說道。
    聽到劉宏的夸贊后裴彌也是拱手回答。
    “陛下嚴重了,臣乃是陛下的臣子,此事必當鞠躬盡瘁,死而后已。”
    “哈哈,好!”
    劉宏聽到裴彌這話后,也是龍顏大悅。
    隨后也是看了看低著頭看不清樣貌的鐘飛,隨即也是開口道。
    “潁川鐘飛,朕可在七年前許邵的月旦評上面聽過的大名了,抬起頭來,讓朕好好看看。”
    “諾!”
    聽到劉宏這話之后,鐘飛也是回答一聲,隨后慢慢抬起頭來。
    而看到鐘飛的樣貌之后,劉宏和百官也是心中一驚,只見鐘飛異于常人的雙色眼瞳也是映入眾人的眼底。
    而劉宏看到鐘飛的眼睛明亮而堅毅,尤其是鐘飛的右眼,金光燦燦的讓劉宏想起了什么東西,不過想了半天之后,也是沒想起來,隨后也是沒想了。
    而此時百官也是上下打量著鐘飛,鐘飛此時也才九歲,比起一般的孩童來說,臉上卻有一種堅毅的面貌,不過跟鐘飛依舊稚氣未退的臉上形成一種賢明的反差,而且鐘飛的眼睛,恐怕不止劉宏,眾人也是生平第一次見。
    而此時鐘飛也是和劉宏對視,看到劉宏深邃的眼眶也是發黑,再看看劉宏的面色,估計真的是如歷史上所講的那樣,酒色縱欲過度,導致死得早。
    “好!哈哈,看來傳言當真如此,鐘飛當是異像之人啊。”
    “陛下盛譽,草民且不敢當。”
    看到鐘飛這樣謙虛之后,劉宏也是很滿足的點了點頭,感覺眼前這個小孩子還挺會做人。
    “朕聽聞,鐘飛你揭皇榜有治災之法,此事可當真?”
    只見劉宏說完之后眼睛也是瞇了瞇然后看著鐘飛。
    聽到劉宏這話之后鐘飛也是知道,這個劉宏還是有點不太相信自己的外貌只有九歲的孩子會有治災之法。
    “啟稟陛下,此時千真萬確,草民萬不可敢犯欺君之罪。”
    “那好,你且說說當如何治災。”
    聽到劉宏這話后眾人也是十分好奇的看著鐘飛,眾人也是一樣好奇,這個鐘飛有什么治災良策。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