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出將入相 > 第一千零七章史官,陳壽
    “兄長醒了,太好了!”
    看著鐘飛醒來了之后在旁邊的鐘會也是松了口氣,隨后也是當時看到鐘飛昏倒了之后所有人都是嚇到了,連忙叫來御醫給看,御醫診治了之后也是說鐘飛只是悲傷過度昏倒了過了一會兒就會醒來了。
    看著周圍的人,床邊都是站滿了人,自己的兒子還有鐘會過繼的兒子以及是自己的弟弟都在床邊看著鐘飛,要知道鐘飛現在是鐘家以及是朝堂地位最高的人,鐘飛出個什么事兒可都是大事兒,而且鐘飛都這把年紀了一旦出事兒恐怕會導致朝堂也跟著出現連鎖反應,畢竟一個人在家族里面隨著年紀越大他的地位也會越高這在漢代是無法避免的事兒。
    “我沒事兒,不用擔心。”
    看著眾人鐘飛也是連忙說道,隨后也是讓鐘會把自己給扶起來,然后直接是讓所有人去給鐘毓服喪。
    眾人聽了后也是慢慢散去,而鐘會看著鐘飛也是說剛才可是把所有人都嚇壞了。
    鐘飛點了點頭說自己沒事兒,隨后也是看著鐘會說自己這把年紀了會去世也很正常,隨后想著想著也是覺得悲傷了起來說道。
    “沒想到啊,兄長突然就去世了,我都八十四了,在此之前離去的人我送走了多少我自己都記不清了,每次聽到一些故人和舊友離開,我就總覺得吧,恐怕下一個就是我了。”
    說到這兒鐘飛也是眼神迷離的起來,鐘飛現在有時候都在想自己還能活多久,八十四歲說實話在漢代也算是高壽了。
    “兄長不要說這種話,兄長必定能活到百歲之久。”
    鐘飛聽了鐘會這話也是笑著搖了搖頭說自己百歲還是不敢想了,活一天算一天了已經是。
    隨后鐘飛也是讓鐘會把自己扶起來,鐘會聽了后也是說自己去披麻戴孝吧,讓鐘飛自己躺在床上休養一下,剛才那個樣子確實太嚇人了,鐘飛聽了后也是點了點頭。
    隨后鐘會叫來了自己過繼的兒子鐘邕和鐘毅照顧鐘飛,自己則是披麻戴孝的去了大堂了。
    鐘毓去世的事情也是讓鐘家都陷入了悲傷之中,而鐘飛也是一樣,自己看過太多人去世,悲涼感也是涌上了自己的心頭。
    直到鐘毓下葬的時候看著那口棺材鐘飛百感交集,雖然知道了鐘毓去世天子和太后也是給鐘毓封了侯追贈車騎將軍,但是鐘飛也知道人已經去了名頭稱號給啥也沒用,雖然鐘俊繼承了鐘毓的侯位,而鐘飛也是回到了日常的工作之中,堆積如山的政務需要自己來處理。
    處理著政務的鐘飛也是扭了扭脖子看著依然是多如牛毛的奏表不僅嘆了口氣說道。
    “老了啊,處理這么一些就有些乏力了。”
    鐘飛不禁感嘆自己年紀大了,做事兒都有些力不從心了。
    隨后轉身看著自己的丞相秘書說道。
    “陳壽啊,你跟了我有半年多了吧?”
    陳壽聽了后也是說正好半年,先帝去世之后鐘飛重新開府自己就是被丞相府招來的。
    鐘飛點了點頭說他做丞相秘書確實很不錯,而且文筆很好待人謙和,很多事兒他都是處理的僅僅有條,想到這兒鐘飛不僅想起了鐘忠,可惜鐘忠已經是去世了,以前這些事兒可都是鐘忠幫自己打理,身邊的人也是都不在了,換了一批又一批。
    “陳壽啊,你文筆很好做事也很公正,老夫也很喜歡你,但是總覺得你做丞相秘書似乎有點兒不太合適,所以老夫想要給你調換一個官職,不知你愿意否?”
    陳壽聽了后也是有些意外看著鐘飛也是問要給自己調換一個怎樣的官職。
    “史官,你覺得如何?此前的漢書是大儒蔡邕撰寫,但是大漢前進的腳步沒有停下過,需要新的人來書寫漢史,你負責記錄完整的歷史讓后世子孫知道前朝發生過什么事兒,如何?”
    陳壽聽了后也是很震驚,畢竟史官這個職位就連天子都不敢擅自處置,史官就是大公無私記錄當下歷史,然后編輯成冊,為一些出名的有貢獻的人書寫傳記,這種職位基本上都是那種公清正直不怕強權以及是有名望的大儒擔任,陳壽也是說名望不高史官這種職位自己能否勝任。
    “名望你不需要管,老夫只是想問你做不做的好。”
    陳壽聽了后也是心中很激動的說自己會盡力而為的。
    鐘飛聽了后也是點了點頭說那就好,然后也是說帶著自己寫的奏表去史官的辦事處報道吧。
    “下官領旨!”
    看著陳壽離開了之后,隨后旁邊的許僨也是問鐘飛。
    “老丞相,陳壽走了誰給您擔任秘書啊?”
    鐘飛聽了后也是說叫鐘衡來吧,對于這個長孫鐘飛是非常喜歡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讓自己的孫子擔任自己的秘書也讓他處理政務學習一下。
    而鐘衡也是很意外祖父居然是會叫自己擔任秘書,不過也是答應了。
    鐘飛這么做也是知道,馬上就要開春了,再過半年就是三年一度的高考了,得知長孫要參加高考鐘飛也是希望他能夠中榜入朝為官。
    隨后上朝,鐘飛也是把之前和顧太后商議好的先帝劉賜的謚號以及是新帝的年號給提議了出來,百官也沒有反對的,而鐘會得到了兵權之后也是下令部署了周邊起來,孫權的事情鐘飛也是和司馬懿商議不要提,只能是秘密查詢,對于孫權的事兒兩人閉口不談,對于司馬昭和諸葛直衛溫直接是挨個送回了自己該呆的地方。
    而轉眼半年過去,高考也是到來,高考推行出來這么多年已經是成為了一個常態的事情,三年一度的高考是文人學子展現抱負的機會,所有考生紛紛踴躍了進來。
    等到京試的時候,鐘飛站在城墻上看著許許多多的人趕往洛陽,鐘飛也是覺得跟第一屆高考開始的時候一樣,還是那么多的人,只不過他已經是風年殘燭,當初監考的考官也是不一樣,考生也是不一樣了。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