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出將入相 > 第九百四十五章不歡而散
    看著袁尚想要喝袁紹一起出征,袁譚袁熙兩個人怎么會不知道袁尚想的是什么,隨后立馬是看著袁紹說自己也是想要跟著袁紹出征跟隨在父親旁邊學習。
    這些馬屁聽得袁紹是舒服的很。
    不過三個兒子都是想要跟著袁紹一起出征,很快的三個人就是互相爭論了起來,一時之間整個宴席上面就聽到了三個人的爭論聲音,其他人都是在看著三個人爭論。
    看到這兒田豐也是輕輕的搖頭嘆息,旁邊的沮授也是看到了,隨后也是問田豐為何嘆息。
    田豐聽了后也是看著沮授輕輕的說道。
    “如今天下還未平定,三位公子就是忌憚著儲位,這樣下去可怎么行啊,當初豐就勸說過主公,不把分封地給公子們,可是主公不聽,天下未定而分封封地,此乃后患之兆啊!”
    沮授聽了后也是表示贊同的點了點頭,隨后也是表示田豐這話說的確實沒錯,隨后轉頭看著就跟是集市里面吆喝的農販一般,看到這兒沮授也是不免有些擔心,這樣下去還沒南下打仗他們內部就要開始分裂混亂了。
    而看到三個公子在哪兒爭吵,有些武文也是紛紛站出來幫忙說話,這些人都是已經是站隊了的人,看到這兒袁紹也是不感覺意外他自然是知道自己的三個兒子都有支持者。
    他也想通過今天這兒看看有哪些人支持自己的兒子,目的袁紹倒不是準備找誰算賬,而是準備看看那個兒子被支持的多,他就考慮一下立誰為儲君的事情。
    畢竟在袁紹看來作為一個領導,你必須要有人的支持才行,如果沒有人支持你那你當上了繼承人也是沒人聽你的。
    隨后看了看三個人支持的數目差不多,這一下袁紹也是有點兒為難的饒了繞撓頭,這支持的人數差不多豈不是又回到了起跑線哪兒,皮球就踢給袁紹自己來了嘛?
    而田豐和沮授兩個人則是在哪兒坐上觀壁,他們也是有預料肯定是有很多人紛紛占了對,但是沒想到的就是居然有這么多人都已經是站了隊,基本上沒占隊的人屈指可數。
    看到這兒沮授都是皺起了眉頭,這么多人站隊,那么不就代表著很多人都想著支持自己的公子登上繼承人的位置嘛?
    那到時候將相不和,大家都不是一條心,而且最關鍵的一點兒就是袁紹還沒死,他們就急著讓袁紹立儲,這把袁紹置于何地啊。
    看到爭論起來的所有人袁紹也是皺了皺眉,隨后也是立馬制止了眾人的爭論。
    看到袁紹出面了所有人都是安靜了下來。
    “關于繼承人的問題,我們改日再議,看到你們這么說為父很欣慰,不過打仗的事情交給為父就行了,你們把自己封地上面的事情治理好就行,南下的戰事,你們就不要跟著為父去了,各自在封地上面做好自己的就行了。”
    聽到袁紹這么說很多知道袁紹脾氣的人都知道,今天看來這個事情不能在討論下去了,隨后也是紛紛對著袁紹拱了拱手,然后直接是坐了下來。
    可是原本以為這件事兒就這么結束的眾人,卻是沒想到一個人洪亮的聲音也是響了起來。
    “主公!末將看,不然!”
    此時麴義直接是站了起來看著袁紹,袁紹一聽也是心中有點兒不悅隨后也是看著麴義說道。
    “麴義,你這是什么意思?”
    麴義聽了后也是不害怕,反而是抬頭挺胸的對著袁紹說道。
    “主公,繼承人的問題還是早日決定為好,畢竟這事關事后之事,而且最關鍵的一點兒就是主公百年之后總得有繼承人,不如先選好接下來的事情也好讓眾人們都有個數才是。”
    對著袁紹麴義也是說道。
    看到麴義這么說旁邊的人也是連忙拉了拉麴義的衣袖,示意麴義趕緊道歉這種話不能亂說。
    麴義聽了后也是連忙甩了甩衣袖然后直接是無視了旁邊的人建議,反而是繼續對著袁紹說確定繼承人的問題以及是各種各樣的。
    袁紹聽到這兒后直接是對著麴義怒吼,然后一手啪的一下拍在了桌子上。
    “麴義,你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說我袁紹命不久矣呼?”
    袁紹怒視麴義直接是則問道。
    麴義一聽也是不害怕,反而是直接是跟袁紹對著說。
    “非也,末將只是覺得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來了,主公還是不要回避了,畢竟馬上南下了,以免生后亂。”
    “你!”
    看著麴義袁紹也是被說的啞口無言,聽到麴義這么說就連沮授和田豐這個和麴義私下交流甚好的人都是勸著麴義不要說了。
    他們都知道麴義這個人為人很直率,沒有什么政治頭腦,可是這種話可不是他該說的,這其中牽扯到了很多文武的利益。
    其他人都沒說了他麴義一個沒戰隊在這兒瞎起哄什么,可是麴義的性子直接是起來了,看到沮授和田豐說這件事兒沒什么,讓他們不要說,隨后繼續勸袁紹趕緊把繼承人選了。
    選了接下來好打仗,聽到這兒袁紹直接是看著麴義說道。
    “麴義!你簡直放肆!你是要逼我做事兒不成?”
    麴義聽了后也是連忙說沒有這個想法,然后也是讓袁紹好好考慮一下。
    可是袁紹此時根本就不想聽麴義說話,越聽越煩,隨后直接是站起來對著眾人說今晚的宴席到此為止,隨后直接是離開了。
    看到袁紹離開了之后其他人也是紛紛準備離開,聽到而之前站起來表態的文武看著麴義一個個眼神恨不得把他給殺了。
    麴義這么一說袁紹肯定現在不會立儲了,而且三個公子袁紹也說了各司其職不跟著袁紹,這樣一來三個公子不能上戰場不能立功,到時候立儲全看袁紹怎么說了。
    原本跟著袁紹慢慢來的話,袁紹說不定半遷半就就答應選繼承人了,被麴義這么說一瞬間沒戲。
    “哼!”
    看著麴義這些人都是哼了一聲,隨后大甩衣袖直接是離開了宴席。
    看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沮授和田豐走到了麴義旁邊也是說道。
    “麴義啊!你闖大禍了!”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