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出將入相 > 第八百二十七章曹氏之危
    看到韓琦這樣,曹沖和曹植是真的沒想到韓琦居然是敢那他們開刀,要知道曹彰可是還在外面打仗,韓琦居然是在背后捅刀子了。
    “丞相說的是啊,先父還在世的時候恐怕家里面還真的有點兒盈財,可是如今,我曹家什么情況丞相也知道,不及當年了,哪里有這么多錢,再說了我曹家也不是世家大族,我二哥曹彰還在外面打仗,丞相這樣,不合適吧?”
    韓琦一聽心中也是不舒服,沒想到這兩個家伙居然是敢這么跟他說話,隨后曹丕和曹昂也是走了出來。
    “丞相,我曹家可是真的沒有錢,不信你可以派人去府邸搜搜,要是丞相發現了什么值錢的東西可以拿去當鋪換取錢糧,也算是我曹家給陛下盡一份力了。”
    “你們”
    韓琦一聽也是氣的不行,這曹氏居然是敢這么跟他說話,隨后想了想,然后也是笑著點了點頭說他也就是說說,曹家滿門忠烈他自然是信得過。
    看到曹家這塊硬骨頭不好啃,韓琦也懶得浪費時間在他們身上周旋,隨后看著其他人,也是紛紛讓他們捐錢,可是這些人可沒有曹家這么硬氣,但是他們確實是清官也拿不出什么錢來,看到這兒韓琦毫不客氣的讓禁衛軍把他們給拖走,后果是什么自然所有人都知道。
    “丞相,沒有錢,就殺官員,您這可是不分青紅皂白了!”
    薛賑看到這兒也是坐不住了,直接是站出來對著韓琦一頓唾罵,韓琦一看一個官位不高的家伙也敢跑出來說自己,不過看著薛賑隨后也是笑了笑。
    “我當是誰呢,這不是薛將作嗎?哎,我記得薛將作可是富可敵國啊,為何不捐錢啊。”
    薛賑聽了后也是冷笑一聲說自己出身貧苦根本沒錢,家里面還有老母要奉養。
    韓琦立馬說薛賑這不是說謊嗎,還說薛賑可是娶了洛陽富賈王富商的大女兒啊,別說其他的光是嫁妝都是非常豐厚的吧。
    薛賑立馬明白韓琦這是把注意打到他岳父和夫人的嫁妝上了。
    “丞相,下官與夫人成婚確實夫人有許多的嫁妝,可是那個嫁妝都是夫人的不是我的,再說了我岳父雖然是洛陽富賈,可是在生活上面我從來沒有跟岳父進行過太多的交流。”
    韓琦一聽也是說薛賑這是不給錢了不成?
    看到韓琦如此多多逼人,董允和薛琮以及是其他的清官紛紛站出來說他們真的沒錢,還說韓琦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韓琦看到這群人的態度也是氣的不行,然后氣的拂袖而去。
    其他官員看到這兒后也是松了口氣,然后也是離開了朝堂,不過接下來的一個多月左右,沒捐錢的清官都是紛紛沒有上朝,隨后也是發現這些官員全家都是跟之前的一些人一樣紛紛被殺了,發現的時候尸體都臭了。
    顯然所有人都明白韓琦這是打算大開殺戒了,這種事情在日益增加,被滅口的人數也是越來越多。
    有些人想要把家人送離洛陽,可是根本出不去,韓琦下了軍令洛陽只許進不許出。
    而很多官員去告發韓琦,可是發現自己根本付不起進安樂殿的費用,而劉季也是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在他心中也是覺得只要錢糧問題解決了剩下的事情都是水到渠成的了。
    見不到劉季這群人也只能是無奈離開,很多人都是在安樂殿痛苦說這樣下去漢室江山要葬送在劉季手中。
    顯然這話喊的太大聲被劉季聽到了,但是劉季直接是派人把這群人斬了,現在完全是朝堂韓琦把持著沒有人敢反對韓琦,要見天子確實發現給不起見面費,這樣的情況讓很多人對現在的漢室沒有了傷心欲絕。
    朝堂有奸臣把持所有政務,天子卻是醉臥美人兮,每天飲酒作樂根本不理會朝政。
    接下來又過去了兩個月,時間已經是入署了,韓琦也是來到了安樂殿見劉季,發現劉季也是因為天太熱直接是整個人泡在酒池里面,整個人不僅是醉醺醺的而且一身酒氣大的很。
    “丞相怎么來了”
    劉季也是搖搖晃晃的看著韓琦,韓琦也是看著劉季這樣都已經是習以為常了,然后也是告訴劉季說如今的情況很麻煩,柴桑王和楚王按兵不動,燕王雖然是被張將軍擊退,但是依舊不死心。
    “嗯?張將軍還是挺厲害的嘛,就這些嗎?”
    韓琦看著劉季嘆了口氣說如果僅僅是這樣那就再好不過了,還說如今最重要的是曹彰哪兒,說曹彰和之前想比基本上是節節敗退。
    劉季聽了后也是有點兒意外,曹彰怎么會敗退,讓韓琦詳細說一下。
    韓琦也是說這三個月曹彰基本上沒有絲毫進展,沒有前進半步。
    其實這個也不能怪曹彰,畢竟之前有優勢補給斷了之后曹彰就有點兒力不從心了,雖然后來韓琦搜刮了士家的錢財和糧食,但是戰事永遠是一瞬間的事兒,失去的優勢回不來,蜀王把守著陳倉和街亭這些重要的咽喉之地,讓曹彰是真的沒有任何辦法,強攻攻不下,也因為強攻曹彰也是吃了很多苦頭最后也是老實了。
    “陛下,臣發現了曹家的迷信。”
    劉季拿來一看整個人酒都醒了一般,然后看著韓琦說這是真的嗎。
    韓琦連忙說他那里敢騙劉季,說這都是真的,曹彰在外面和蜀王打仗都是約定好的做給朝廷看,而在洛陽的其他人,曹昂和曹丕其他幾個人也是聯絡楚王和柴桑王讓他們出兵,一有機會,曹彰直接是和蜀王兵合一處密謀京城。
    “可是他們一開始為什么不這么做?”
    劉季不懂的看著韓琦,韓琦一聽也是說洛陽不是還有張繡將軍的五萬大軍鎮守嘛。
    劉季才是想起來張繡在洛陽外面守著然后點了點頭,然后也是問韓琦現在該怎么辦。
    韓琦看著劉季也是說道。
    “陛下曹氏打算造反,陛下不可留,殺之!”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