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出將入相 > 第八百一十四章昏君啊
    三天之后薛賑大婚的事情也是穿的沸沸揚揚,主要是鐘飛這一天給薛賑的婚禮當司儀,而薛賑這一天也是十分激動,畢竟自己居然是成親了,這也是在他以前很難想的事情,畢竟自己以前那個家境成親都是個問題,更不要說是王小姐這樣的富庶人家的大小姐了。
    而王富商看到女兒嫁給了高考的三甲狀元也是非常開心,再加上王家本來就非常有錢,是洛陽里面數一數二的商賈,而且做的生意基本上大漢的每個地方都有,可以說是不缺錢,所以見到人就是扔錢,凡是祝賀的都會給錢還會給一頓好吃的。
    看著女兒梳妝打扮如此漂亮王富商也是十分高興,自己想要讓家里面出一個政客的想法,如今也是通過嫁女兒得到了實現,別提多開心了。
    “丞相。”
    “丞相。”
    鐘飛已經是來到了成親的府上,看到鐘飛一些官員紛紛行禮,有一些見風使舵的馬屁精可以說就差給鐘飛跪下叫一聲爹了。
    薛賑的婚禮其實也有鐘飛的原因,如果鐘飛不說自己會來給薛賑道賀當司儀恐怕朝堂來的人并不多,這一舉動也是讓薛賑出名了。
    有點兒腦子的都知道,丞相對這個高考考出官位來的人也是十分看重。
    隨著薛賑把新娘的轎子給接回來了,鐘飛也是主持了起來。
    對于婚事的流程鐘飛基本上都知道了,畢竟自己也是結過了兩次婚的人,對于這些東西也是比較輕車熟路了。
    隨后新娘子被人送進了后院之中后薛賑的府上也是大吃大喝了起來,一個個也是給薛賑道賀。
    作為和薛賑關系最好的就是武狀元鄧艾了,畢竟鄧艾之前和薛賑一直都是在驛館里面,也是喝酒吃飯,可以說關系非常好了。
    “哎,可惜了,如果姜兄也能考上,那該多好。”
    此時的鄧艾也是看著薛賑敬了他一杯酒然后也是嘆了口氣說道。
    薛賑聽了后也是楞了一下,隨后也是嘆了口氣,說是啊,自己還欠他和姜維一頓大宴呢。
    “好了,今天是你大婚之日,我說這話有些破壞氣氛了。”
    隨后鄧艾也是告訴薛賑讓他開心點兒,畢竟今天大婚,然后也是沒有說了姜維的話題。
    薛賑的大婚可以說是滿城皆知,宴請那些來給王家道賀的普通百姓王富商也是擺滿了流水席,請他們吃喝。
    不過鐘飛喝了兩杯隨后也是離開了,畢竟自己也是要處理公務,就讓自己的兩個兒子在這兒繼續吃喝。
    “怎么樣?陛下同意了嗎?”
    不過鐘忠的面色也是有點兒喪氣,說還沒有回復,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鐘飛聽了后也是心想這都送過去好幾天了,怎么還沒有回復,這不可能啊。
    鐘飛也是前兩天把公立學校的各種制度已經是實行方案交給了劉季,可是劉季這些天都沒有回復,這讓鐘飛十分的郁悶。
    鐘忠看著鐘飛這個樣子,隨后也是說莫不是陛下又是每天飲酒作樂不成?
    聽到這話鐘飛瞬間點了點頭說還真的有這個可能,現在這個天子十分好美色,前些天也是說想要立皇后,可是看了看后宮幾百名美人也是一時之間不知道該立誰,隨后也是不了了之了。
    而且劉季好酒,喝酒就喜歡淫樂,這讓鐘飛覺得劉季這些行為都不像是明君所為,跟仁武皇帝劉協比起來,劉季可以說是差的太遠了。
    “準備馬車,我要進宮。”
    聽到鐘飛發話了之后鐘忠也是連忙叫人準備馬車載著鐘飛進了皇宮,鐘飛到了皇宮之后也是被人攔住了,看著自己被人攔住鐘飛也是大吼一聲。
    “放肆!還不給老夫讓開!”
    而這個時候韓琦也是突然走了出來看著鐘飛一臉笑意的說道。
    “原來是丞相啊,下官有禮了,不知道丞相所謂何事啊?”
    鐘飛看著韓琦也是不屑一顧說自己要見陛下有要事相商,還說趕緊讓開。
    韓琦看著鐘飛也是說陛下在午睡呢,他也不敢進去叫醒陛下。
    “又再睡!”
    鐘飛聽了后也是心想這個劉季一天哪里來這么能睡,隨后也是看著韓琦問他最近的公務是不是都是他在給劉季處理?
    韓琦聽了后也是點了點頭說是這樣的。
    隨后鐘飛也是問韓琦為什么公立學校制度的事情還沒有給他回復。
    “公立學校?丞相有給這個奏表嗎?下官是真的沒有看見,其他的奏表我都已經是挨個批閱然后給陛下了,丞相說的公立學校這個奏表下官是真的沒有見過。”
    韓琦說的確實也是實話,自己確實沒有見過鐘飛說的這個奏表。
    鐘飛聽了后明顯有點兒不相信韓琦的話,然后也是問是真沒見過還是故意說沒見過。
    韓琦一聽也是明白鐘飛不相信自己,隨后也是說自己真的沒有見過。
    “那老夫,更要見陛下了,如此大事兒,奏表都不在了成何體統?”
    韓琦一看到鐘飛還想進去,隨后也是連忙攔住鐘飛說陛下在午睡,要不他去看看劉季睡醒了沒有,他馬上回來告訴鐘飛。
    鐘飛看到韓琦這個樣子顯然也是明白了,感情劉季還真的跟鐘忠說的那樣,隨后也是心中有氣,然后也是說讓他趕緊去。
    大概是過了兩個時辰之后韓琦才過來讓鐘飛進去,說劉季醒了,而鐘飛看了看天色,天都要黑了。
    看到劉季一臉沒睡醒的樣子,隨后也是問鐘飛來皇宮有什么事兒。
    鐘飛也是不拐彎抹角了,直接問劉季公立學校制度的奏表劉季有沒有看。
    說完這話鐘飛也是問到了大殿之中各種胭脂水粉還有女子體香的味道,不由得失望。
    “奏表?不都是韓琦在處理嗎?”
    劉季也是有點兒迷糊看著韓琦說道。
    韓琦連忙說自己幫陛下處理的公務沒有發現這個奏表,說會不會是鐘飛命人送來的遺落了。
    可是送奏表的人是鐘忠,他還說自己送到了陛下的殿門口的。
    “這····”
    韓琦聽了后也是有點兒懵了。
    隨后劉季也是摸到了什么,然后拿了出來,一看自己坐墊下面居然是有一個竹簡。
    “是這個嘛?”
    劉季也是發出了疑問,隨后交給了韓琦讓他看,韓琦一看還真的是,隨后也是心想劉季怎么把奏表坐在墊子下面了啊。
    隨后也是一臉尷尬的看著鐘飛說道。
    “呵呵丞相,恐怕坐墊太軟,陛下沒有注意,這樣,奏表下官也看了,馬上讓尚書臺按照丞相的內容去辦理,如何?”
    劉季聽了后也是連忙附和說對對,鐘飛聽了后也是嘆了口氣說既然如此那就多謝了,隨后也是離開了皇宮。
    離開了劉季的寢宮之后,鐘飛怒吼一聲。
    “昏君,昏君吶!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