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三國之出將入相 > 第六百七十章天子劉協
    “陛下,這老奴剛才去巡視那些人做事兒有沒有偷懶,但是卻是聽到了關于丞相的事情。”
    “丞相?丞相怎么了?”
    劉協隨后也是面帶不解的問道。
    其實伏皇后散布出來的消息直接是傳到了劉協的耳朵之中,不過他也想看看自己的奴才會有怎么說罷了。
    劉協的貼身太監聽了后也是一臉糾結,有點兒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的看著劉協,劉協也知道皇宮之中的下人有些話輪不到他們說,說了要被別人盯上或者是報復。
    “但說無妨,朕赦你無罪。”
    “諾,老奴剛才聽說一個多時辰以前,丞相去了皇后的寢宮之中,大概過了一會兒就出來了。”
    劉協皺了皺眉眉頭說這丞相為什么回去皇后的寢宮?
    “老奴也不知啊,要說丞相和皇后沒什么交集啊,可是偏偏就去了皇后的寢宮。”
    劉協其實已經知道了鐘飛去寢宮的事情,知道了的時候心中還有點兒生氣。
    “但是不只是誰傳出來的,說丞相啊,去皇后的寢宮之中是因為皇后懷孕,丞相想要皇后的孩子為太子,所以在商議著什么。”
    劉協一聽直接是勃然大怒。
    “放肆,皇嗣還沒生下來,且不知是公主還是皇子,就有了讓孩子當太子的打算,真當朕如無物嗎?”
    劉協的貼身太監聽了后也是連忙讓劉協坐下,還說龍體要緊被氣壞了身子。
    而劉協也是看著自己的貼身太監問他丞相去皇后寢宮的事情是不是真的,而劉協的貼身太監聽了后也是說他也是問了一下他的干兒子,好像真的是去了寢宮,但是說的是什么就沒人知道了。
    “這樣啊,那么啊翁,朕問你,你覺得丞相會不會真的是跟皇后商議讓皇后腹中之子當太子的事情?”
    劉協的貼身太監聽了后也是搖了搖頭,說他不知道。
    其實此時的劉協心中就跟明鏡一樣,他基本上猜出來了這是皇后搞的鬼,但是劉協對于這個機會十分的心動,丞相私自去皇后的寢宮,且不說有私通之嫌,就說這個鐘飛要立皇后腹中胎兒當太子的事情就夠鐘飛難受了。
    劉協也知道,這是皇后故意而為之,但是這個機會讓劉協十分的心動,鐘飛做官雖然是兩袖清風為國為民,但是劉協對于鐘飛漸漸開始有些忌憚,因為且不說鐘飛天生異瞳,鐘飛現在在天下百姓以及是洛陽周邊的聲望那可是比他這個天子都要高,百姓甚至有點兒只知道有鐘飛不知道有天子的感覺,這讓劉協很不舒服。
    再者,這大漢的江山還是鐘飛給他收回來的,鐘飛功勞太大,劉協又很忌憚所以才封了這個丞相,再者劉協甚至懷疑鐘飛時間久了會不會有取代自己的想法,畢竟現在后宮之中都有鐘飛的耳目不說,現在朝堂很多人都是鐘飛提拔上來的,大部分朝政都是掌握在鐘家和荀家的手中。
    劉協作為天子他對于權力也是有渴望的,如果不是當初官渡之戰董承不爭氣一敗再敗,看到江山有葬送的可能,自己才去找了鐘飛,哪知道鐘飛居然是把袁紹打敗了不說還乘勝追擊一鍋端了整個北方袁紹的殘黨。
    不過那個時候劉協也是沒辦法了,那個時候袁紹百萬大軍南下而且前線又連吃敗仗他怎么能不慌,可是如今天下已經都回到他手中了,對于鐘飛他除了感激更大真的就只是忌憚了。
    再者劉協已經成年了,一個成年了的皇帝對于政治上面肯定也是想要大展拳腳,畢竟下面有個掌握所有軍政權利的丞相,他劉協不可能不忌憚。
    現在劉協對于鐘飛是有點兒不想用了,但是又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讓他滾,不過聽到現在的這個留言,劉協也是覺得,這一下機會來了,就看自己愿不愿意做了。
    可是劉協心里面估摸了半天,也是覺得這件事兒不能讓自己親自出面來提起來,這樣一來別人會覺得他是一個猜忌臣子沒有寬容心的皇帝,這樣的評價劉協可不想要,但是想了想似乎董承死了之后也是沒有人能和鐘飛作對了,隨后劉協想了半天,最后終于是想起來了一個人。
    “啊翁,我們朝堂是不是有個叫做劉備的人?”
    此時的劉協才是吧劉備給想起來,其實這也不怪劉協,因為劉備這個人在朝堂上面真的沒有存在感,而且朝堂都是最后兩排的那種類型,議政的時候劉備也很少能發言。
    “是的陛下。”
    聽到真的有這個人劉協反而是笑了起來。
    “陛下您想到了什么事情這么開心呢?雖然有劉備這個人不假,陛下可記得,幾年以前這個劉備說他是中山靖王之后,可是拿不出族譜,被很多公卿大臣給笑了好久,就連現在都有人開玩笑叫劉備皇親呢。”
    劉協一聽反而是笑的更高興了,連忙說道。
    “對對對,朕也想起來了,這個劉備倒是可笑,說自己是皇族后裔卻是拿不出族譜,這樣啊翁,你去準備一個東西。”
    劉協貼身太監聽了后也是問是什么東西,劉協也是悄悄說道,太監聽了后也是很震驚,不過劉協則是擺了擺手,隨后也是讓他去辦,然后再讓人把劉備叫進皇宮之中。
    劉備此時在洛陽的宅邸之中,宅子還挺不錯的,畢竟劉備也是有些手下的人,劉備和自己兩個兄弟今天在自己家后院兒喝酒。
    “大哥啊,我們都在朝當官兩三年了吧,說得好聽是個什么將軍,可是如今呢?朝堂之上我們連一句話都沒得說,要我看啊這個管兒不當也罷。”
    劉備也是喝的有點兒上頭,越想越覺得悲傷一直在那兒嘆氣說他有什么辦法,拿不出族譜只能是被人嘲諷。
    “老爺,有人來了!”
    “大吵大嚷的什么,沒看見我們三兄弟在喝酒嗎?”
    張飛看著管家也是大吼了一聲,管家也是嚇得直哆嗦。
    “老爺,是陛下派人來府上了。”
    “啊?”
    劉關張三兄弟也是全部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