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中文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重生之機甲大師 > 第八百五十三章 誘敵
    高樓酒店之中。
    看著腕表內,經由獵殺榜發送回來的任務匯報錄像,朝暉眉頭皺成了一團。
    莫說朝暉了,就是一旁的鄭凱煒,以及郎格也同樣大皺眉頭。
    錄像之中,林濤三人并沒有頭顱,皆是當場被爆頭而亡,所以他們無從在面孔方面辨認出林濤三人的身份。
    不過,身軀特征倒也如實證明了那三人,正是林濤三人。
    “郎格,你的念能力量,能不能對林濤他們的生命氣息進行辨認?”朝暉冷漠的臉上,嘴唇輕啟,輕聲問道。
    雖說身軀特征無法作假,而且也沒有人會去欺騙獵殺榜,但看著錄像中三人的樣子,朝暉仍是內心存疑。
    “朝暉,鄭學長也了解我的念能力量,只有對未來一段時間的事情作出預測,根本不可能像暗辰的人一樣,可以直接預知事情的走向。”
    郎格面色頓時難看了起來,如此超出本份的能力,讓他面對朝暉,連‘學長’二字也給省掉了。
    察覺到其話里的意思,朝暉面色沉了下去。
    鄭凱煒見二人神色,不由連忙開口:“朝暉,這份錄像的提供者,可是一名六七年前就已經在至黑星域闖蕩的人,應該不會有假。”
    頓了一頓,他又是說道:“身軀特殊都對了,這三人十有八九就是林濤他們了。”
    話雖然這樣,可看到那右腿為機械腿的人,他心底仍是不由嘆了口氣,畢竟能夠單獨一人滅殺第五階段八級蟲人的阿貝爾.高利,也算是他曾經憧憬的對象。
    如今,竟是落得這樣的下場,鄭凱煒心底也不好受。
    “誰知道是不是卓家的人暗中幫他們搗鼓的這一幕?”朝暉冷哼一聲,在至黑星域內,也有不少他們朝家暗中培養的冒險者,只是由于現在情況特殊,他也不好直接與對方聯系,以免朝鴻插手。
    聞言,鄭凱煒暗皺眉頭。
    郎格也是一語不發,他的念能力量算是徹底透露了出來,早沒了脾氣,而且若非這份念能力量,恐怕朝暉,甚至鄭凱煒也未必會跟他走在一起。
    “對方提供這份錄像的時間并不長,恐怕也就是剛拍下不久,如果我們利用任務發布人的特殊要求,或許還能在最短時間內趕過去,然后親自確認。”
    微微皺了皺眉頭后,鄭凱煒忽然心底一動,想到了這個曾經聽聞過的法子。
    這個方法,早在冒險者之間流傳過,如今鄭凱煒也只是隨口一提。
    “嗯,如今也只有這個辦法了。”朝暉點頭,隨后他抬起手腕,迅速在腕表中輸入了一串特殊代碼。
    這,正是進入獵殺榜的特殊代碼。
    唯有輸入了這串代碼,才能進入到獵殺榜。
    這是朝鴻早期闖蕩至黑星域時,在一名獵殺者身上找到的東西,而且經由這串代碼,他也曾經通過獵殺榜滅殺過幾名蟲人。
    當然,這也是因為那些蟲人隱藏起來,導致他無法找到,在經由冒險者協會同意后,這才運用的方案。
    至于這串代碼,也是避免朝暉闖蕩至黑星域時遇到麻煩所預留的。
    只是,就連朝鴻也沒想到,朝暉竟然會利用獵殺榜對付起了自已人,也不知朝鴻得知此事后,又會如何一副表情。
    不長時間,進入到獵殺榜后臺后,一番尋找,朝暉立刻找到了那個入口。
    ……
    “我要求親自前往現場調查。”
    一道消息,直接出現在了阿貝爾.高利的腕表之中。
    “來了,來了,對方終于把消息發過來了。”看到這消息,阿貝爾.高利連聲道。
    林濤卓凡二人探過頭來,目光皆是落在了他的腕表之上,看到這一道消息,卓凡雙眼微微瞇了起來,林濤也是眉頭皺緊起來,一聲不出。
    阿貝爾.高利連忙在消息的后面,發送了一段短而直接的消息,那是一個座標,以及地址。
    對方只需要跟著這位置,以及座標,就能直接來到他們預定的地方。
    ……
    “咦?這不就是……”看到對方的回復,朝暉一愣。
    察覺到朝暉神色,在他身邊的鄭凱煒以及郎格也同樣探頭望去,在看到那座標之后,鄭凱煒同樣出了會神。
    “這……這不是七號貿易星嗎?”郎格同樣認得七號貿易星的座標點。
    “七號貿易星嗎?真沒想到,林濤他們竟然早已經來到七號貿易星了。”說這話的時候,鄭凱煒眼里余光飛快掃了一眼朝暉,看到他鐵青一片的面神后,心底冷哼一聲,也不再說話。
    畢竟,朝暉可是一口否定了林濤三人早已進入到七號貿易星的言論,如今看到座標點,也難怪他面色鐵青成一片了。
    “或許,林濤他們早換乘了一艘至黑星域的專用飛船了吧?”郎格一時沒反應過來,仿若自言自語道。
    幸而,此刻朝暉的心思早被消息吸引了過去,否則絕對會當場大發脾氣。
    鄭凱煒暗中扯了一下郎格衣角,打了個眼神過去,這才讓郎格面色刷地蒼白片刻,隨后緊閉上了嘴巴,不再發話。
    “地址所示,應該是附近一家酒店。”朝暉冷聲說道:“走,我們直接過去。”
    沒有親自確認出林濤身份之前,朝暉絕無可能安心離開至黑星域,畢竟他們這一次冒著危險進入至黑星域,目的便是滅殺林濤。
    這一次,朝暉與林濤也算徹底結下了怨隙,從朝鴻嘴里得知林濤的潛力之后,他越發想要滅殺掉林濤,因為他心底知道,如果林濤成長起來,那對他將會是一道巨大阻礙,這不但會影響到他在冒險者協會的地位,甚至可能會影響到他的修煉。
    畢竟念能師想要向前一步,除了自身付出之外,還需要內心強大。
    一旦林濤成為他內心的心魔,再加上林濤恐怖的潛力,他這輩子或許再無法跨過七級念能師的桎梏了。
    這樣一來,以朝鴻的心性,絕對會再培養出另一名后輩。
    這可是朝暉心底無法接受的結果。
    在朝鴻的護短之下,他早已習慣了在別的冒險者頭上飛揚跋扈的感覺,一旦沒了朝鴻的護短,不說他能否繼續飛揚跋扈,恐怕以往結下仇怨的人,都會暗中找上門來。
    鄭凱煒郎格二人,也是迅速跟在了朝暉身后,快步趕往消息所留的地址。
    三人,速度不慢。
    轉眼已經來到了林濤所在酒店外頭。
    剛到,前方就有一名服務員走了上前:“三位,可要住酒店?”
    一般情況下,空間站的人都由一些普通念能師擔任,朝暉內心焦急,哪顧得其它,當場便要一把將眼前之人推開。
    畢竟,朝暉在朝鴻的護短之下,莫說普通念能師了,就是大部分冒險者都沒放到眼內。
    不等他出手,鄭凱煒眼尖,一把扯住了他的手。
    “鄭凱煒,你什么意思?”朝暉惱哼一聲,他正著急要去確認林濤的死亡,被鄭凱煒攔下,當即火冒三丈。
    鄭凱煒也不惱,他暗地搖頭,并以目光示意,讓朝暉留神眼前的服務員。
    朝暉一愣,隨后察覺到一股恐怖的念能波動氣息后,不由面色刷地一陣變化,并連連退后了一段距離。
    直到這時,他才發現,眼前的服務員,耳邊竟然掛著一枚遮顏器。
    顯然,眼前的這名服務員,并非普通念能師,而是一名冒險者,而且還是一名實力同樣達到七級念能師的高級冒險者。
    不對,對方并非是冒險者,還有可能會是獵殺者,或是蟲人。
    想到這里,朝暉面色再次變化,越發難看了起來。
    朝暉沒有至黑星域的生活經驗,縱然朝鴻提醒過不少,可沒有親自遇到類似的事情之前,他可不會長腦子,刻意記在腦海中。
    如今,見眼前服務員竟然也是一名掛著遮顏器,且實力同樣也達到七級念能師的人,他動作不由一怔。
    身上散發出七級念能師的念能波動后,那耳帶遮顏器的服務員語氣冷淡不少,可仍是保持著禮貌:“三位,可要留宿?”
    “沒錯。”朝暉雖然驕橫,但此刻仍是低下了語氣。
    別看兩人實力差不多,可敢留在至黑星域,誰又能知道對方的同伴,到底有沒有更強實力的人。
    而且,至黑星域內,冒險者、獵殺者,以及蟲人皆難以辨認出身份,一旦對方并非冒險者,他們一行或許能夠離開七號貿易星,但能否離開至黑星域,就是朝暉心底也沒底。
    “三個人?住幾天?”見朝暉態度軟化下來,那名服務員也收起了身上的念能波動。
    “隨便給個套房,嗯,一……一個星期,不,一個月吧。”
    剛要說上一天,但見服務員神色不對,朝暉連連改口,但見一個星期,那人語氣仍是冷淡,他又是改口住上了一個月。
    “一個月嗎?三人套房,每天一千冒險者積分,一個月按三十一天計算,你給交上三萬一千冒險者積分。”服務淡聲回應。
    朝暉也不說話,他抬起腕表,面不改色當場把積分劃了過去。
    為了林濤,他早已經花銷了不少積分,31000冒險者積分,還沒被放眼內。
    劃過積分,領取了房卡后,朝暉連忙帶著鄭凱煒郎格二人往消息所留的地址狂奔而去。
    酒店里頭,只要交上積分訂了房后,無論酒店哪個角落,他們都能暢行無阻。
    :。:
安徽快三今天预测